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X27/all27】Black And White

  第二章(4)


在水牢被关了四年,身体机能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泽田纲吉看了一眼还处于昏迷状态的Xanxus,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他转过身,对康纳吩咐道:“把他们送到彭格列的医疗部,等他们恢复了就让他们直接回去varia。”

  “是。”康纳领命。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回去吧。”

  “好的。”依旧是不卑不亢的声音 泽田纲吉最后回头深深地看了Xanxus一眼,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转身离开。

  回到彭格列,不出所料地,他赦免Xanxus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总部。他在回办公室的途中就隐约听到一些议论的声音,但这些声音往往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消失殆尽。

  泽田纲吉失笑,被他人议论如何,他到是不怎么在意。他担心自家守护者不理解的问题也在众位守护者一致支持的情况下完美的解决。但剩下来的。。大概才是最令他担心的。。。

  泽田纲吉推开门,入目的便是沙发上坐着的黑色身影。Reborn听到了开门的声响,但仍旧头也不抬:
  “蠢纲,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你干了什么好事。”

  果然。。来了。

  虽然是早有预料,但Reborn不威自怒的声音仍极具压迫感,令泽田纲吉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一下子就溃散了。

  “你会放了Xanxus我一点也不奇怪,本来决定权就在你手上,我也无法干预你的决定。”见泽田纲吉沉默,Reborn突然开口道:“但是。”

  突然的停顿令泽田纲吉心中一紧,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Reborn,却正好对上了他锐利的目光。

  “你是想让两年前的那件事再重演一遍吗?”

那件事。。泽田纲吉的脸变得苍白,他长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两年前的那件事不受控制地在他脑海里再次重现。他攥紧了手,掌心是一片冰凉的水迹。

  “收一收你那泛滥的同情心,少做点节外生枝的事情。”Reborn好像还嫌不够,又补了一刀:“我以为你已经从那件事里吸取足够的教训了。”

  “不是的。。”过了很久,泽田纲吉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直视着Reborn的眼睛,让自己尽量平静地开口:“Xanxus不是我们的敌人。”

  Reborn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双目看向墙上装饰着的画,像是在欣赏。而泽田纲吉也一直沉默地看着他。

  “你不必向我解释怎么多。”良久,Reborn才开口,他转过头,目光越过泽田纲吉看向门口,神色严肃:

  “你要向整个家族证明。”

  “我知道了。。。”

  泽田纲吉这才明白Reborn话里的意思。他如释重负地轻叹一声,向Reborn感激地笑了笑,但Reborn似乎并不领情,略过他直接推开门离开了。

  “替我转达九代目。”Reborn在经过守在门边的康纳时突然开口:“他拜托的事我最多做到这么多了,剩下的,只能看他们两个的了。”

  “是。”康纳微微欠身,一直平静的脸上有了隐隐的笑意:“代九代目谢过您。”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