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抽奖结果公布】

恭喜这三位可爱XD

@苏苏苏苏   @雪羽鈴  @噬箜。

请以上三位私信我地址xddd

【250粉丝感激福利】


非常感谢大家愿意关注我这条咸鱼qaqqqqq

我我我我会继续努力产粮回报大家的!!!!

然后这次的福利是这个,雷安的挂件【画师@Som】

会从评论里抽三位然后送出去w(但是需要自理邮费)

时间截止后天晚上十二点

如果少于三个人直接黑箱XD

至于为什么不点梗送挂件呢

当然不是因为我150粉的点梗文还没写完呀(被打死)

【向期待挂件的朋友们说声抱歉】


因为两次挂件印调结果都不太理想,所以大概不会开通贩了,会印几个作为粉丝福利抽奖xxx

 
对于想要挂件的朋友,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或者要不来抽奖试试欧气?(小小声)

昨天去基友的宿舍玩,遇到她一位吃安雷的舍友

于是有了以下对(hu)话(chui)

我:啊啊啊你圈的读然太太!!!她的画风超级好看啊啊啊!!!她真的超级棒我要吹爆她!!!

舍友:啊对对对读然太太真的超极棒!!还有你圈的酿总!!我靠我要疯狂吹她!!她那篇abo真的超级棒啊啊啊!!!

我:对酿总!!!我要为她疯狂打call啊啊啊!!!

我:别说了我要疯狂吸毒吹酿

舍友:一起啊一起

我(吃雷安的)基友:???【一脸懵逼.jpg】



于是今晚给了她一张激情摸鱼hhhhhh

透明文手小秘密

没错是我了。。。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直男掰弯系统(3)

#前篇走→直男掰弯系统(2)

#这章算过渡章,没错就是为后文的疯狂撒糖做铺垫!!!【喂你无脑撒糖的属性暴露了】






  “。。。。。。”

  浑浑噩噩地走回座位,安迷修看着桌上那盒曲奇,脑袋陷入了彻底的放空状态。

  “安哥QAQ你你你还好不”

  【不好。你究竟干了什么啊。。。】

  安迷修心累地连吵都不想和系统吵了,他拍了拍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地环绕了四周一圈:该聊天的聊天,该打闹的打闹,好像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

  呼。。安迷修松了一口气,还好,一世英名还在。

  “安哥你乐观一点嘛。。就刚刚五分钟雷总的好感度一下就飚到六十五了,而且醋意值。。。”

  【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说什么好感度醋意值,这些都是什么啊?】

  “emmm....大概就是衡量攻略进程的一个进度条吧。”意外于安迷修居然会对这个感兴趣,系统立刻就帮他解答了:“好感度就是指你的攻略对象对你的好感程度。。哎呀也可以说是喜欢程度,一般达到80%就是那种想和你谈恋爱的喜欢了。而醋意值差不多算喜欢的附加属性吧,作为情感的调剂一类的存在,比如会让攻略对象嫉妒然后越来越想占有你之类的嘿嘿嘿。”

  “啊不过。”系统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突然又飞快地加了句:“醋意值保持在四十左右就差不多了,这个千万不能加到一百。如果好感度在四十以下的话,攻略对象对你的好感度可能会直接清零,但如果好感度高于九十五的话,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之前有一个前辈告诉我,曾经有位用户作死,不听劝,刷满了好感度又跑去把醋意值刷满了,结果他的攻略对象黑化然后把他囚禁了。”

  “卧槽!”安迷修没忍住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意识到自己发出声音后迅速地捂住了嘴。

  【这么可怕的吗!现在雷狮的醋意值多少?没满吧?  !】

  “没有,暂时稳定在了三十五。安哥你尽量保持在四十左右就好了,对好感值增加有好处的。”

  【。。。。。说实话我两个都不想加。】

  安迷修想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往雷狮的座位看了一眼,雷狮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正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一支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眼角弯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初升的晨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使他的面部线条都柔和了不少。

  微风拂过薄薄的窗帘,带来清新的晨露气息,几片粉红的樱花花瓣飘了进来,落到了雷狮的身上。

  安迷修:。。。。。。

【你对我的眼睛做了什么。。。。我们学校既没种樱花也没有什么薄到跟纱一样的窗帘好吗  !  !】

  “哦哦哦好的!  !”系统立刻取消掉了安迷修眼中的柔光滤镜:“我以为这样你会看的开心一点嘛。。毕竟雷总没加滤镜就这么帅,加了更帅了。。。。咦安哥你的心率加快了耶!  ! ”

  【。。。你的错觉。】

【不要对我的身体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好吗。】安迷修无奈地扶额,【不管你再怎么做,我也不可能和雷狮谈恋爱的。】

  “欸!  ?为什么!  !  !明明安哥你对雷总的好感度也。。。。”

【别,你让我安静会。】安迷修打断了系统的话:

【我认为感情这种东西是不能用数据衡量的。】

  “可。。。。。”系统还想说什么,然而上课铃却在它开口的一瞬间准时的响起。

  “好吧,那安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系统说完这句话,在开启休眠模式前又不放心地加了一句:“但我认为系统数据的准确率不会低于百分之九十九,所以安哥你大可放心。”

 
  安迷修认真做事情的时候不去打扰是它的原则之一,更何况它也明白现在的安迷修需要自己好好想想。

  快点开窍吧安哥。系统这么想着,开启了暂时的休眠模式。

  安迷修只觉得大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这两天他的大脑就没一刻消停过。

  确实,系统说的那些,安迷修都听进去了。

  但好感值上升了又怎么样呢。安迷修低头解着公式,复杂的解法过程使他还有些混乱不清的大脑逐渐冷静了下来,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就算把好感度刷到了百分之百,谁又能保证好感度能一直保持在八十或以上呢,雷狮那个家伙,说不定只是一时的好玩罢了。

  毕竟。。他们跟本不是一路人。

  安迷修轻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以后还是和雷狮保持点距离好了。

  ————

  清净地过了一堂数学课,下课铃一响,几乎全班都睡下了——早上的连堂数学课往往是最难熬的。安迷修也伸了个懒腰,决定在课间十分钟稍微眯一会。

  但下一刻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田老师就打破了教室的一片安静。他拿着一张成绩表,敲了敲黑板:“同学们,下节语文课跟班会课换一下,我们换座位。”

  “什么什么要换座位了!!!”

  “欸你们想坐哪?”

  “唉别提了,我这成绩,估计只能选你们挑剩下了的了。”

  “我这次考太差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跟我同桌选到一块了。。希望到时候没人选我同桌旁边吧。。。”

  “。。。。。”

  安迷修把头从臂弯处抬起来,他头疼地揉了揉脑袋,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睡意被嘈杂的人声散了个彻底,因为这个消息睡意朦胧的同学们纷纷垂死梦中惊坐起,班里瞬间就炸开了锅——事实上每次换座位前都这样。

  班主任是这学期刚接手他们这个重点班,不知听从了哪个老师的建议,说为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以后每月换座位都按当月的月考成绩排名顺序来选,考的排名越前越能优先选座。而且为了保证公平性,采用了电影院选座式的选座方法,在座位表公布出来以前,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同桌会是谁。

  安迷修对这些从来都是无所谓的,他成绩好,选座位的时候基本是一大片空白位置供他挑选。而且他也不太在意和谁同桌。不过至今为止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女生选到他旁边这一点,让他十分的郁闷。

  难道自己真的和小姐们没缘吗qwq

  安迷修很快就选好了座位,他回到自己座位静静地写完了数学作业,安静了不到十几分钟,周围突然又闹腾了起来。

  安迷修见怪不怪地抬头,果然,座位表已经投在大屏幕上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找自己的同桌,同时心里暗暗期待会不会是个可爱的小姐。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flag往往是秒收的。安迷修在看清他同桌名字的那一瞬间,脑子就炸成了烟花。

  真的是炸成烟花,因为系统在他脑子里不断放着烟花炸开的音效。

  “同桌居然是雷总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哥你们超级有缘啊这样都能选到一块!!!”

  【。。。。。。。】

  “安哥你放弃吧这就是缘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听不听系统念经!!!】





————————

系统:缘,妙不可言

安哥:脸上笑眯眯,心里mmp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默默看了一眼自己备忘录的一堆坑以及还没有还的债。。。

开学弧长硫酸铁:

扎心了哈哈哈哈哈嗝

白加得百:

可以说是……很真实了!你们要珍惜宝宝,给我评论快点hhhhhhhh抱紧所有宝宝们

榔头:

句句都是心声……一直都在认认真真玩儿票的我好像还没啥资格说这种话hhhhhhhhh

但是真的是自己开始写东西了才体会到太太们的艰辛……一个小小的脑洞变成了五万字的文而且还没完结(望天)

寒衣-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

卿月: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大家中秋节快乐!  !  !  !爱你们!  !  !

争取明天回学校前再来一更!  !ヾ(o・ω・)ノ

【雷安】直男掰弯系统(2)

上一篇走这→ 直男掰弯系统(1)




  “嘭——”

  “嘶。。。安迷修!  !  !你他妈是想谋杀老子啊?  ?  !”

  预想中与地板亲密接触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反而像是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温暖胸膛。安迷修疑惑地回头看向把他圈在怀里的人,对方也正好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你是智障吗连梯子都不会爬?  ?  ?”

  雷狮下意识地接住了摔到他面前的安迷修,下场就是被冲击力直接拍飞到了床另一边的柜门上,力道之强让人感觉柜子上面的床铺都跟着抖了三抖。

  毫无防备地来了这么一下,雷狮自然是一肚子火气。但看着安迷修一脸呆滞甚至可以说是生无可恋的神情,骂人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出口时又变成了:

  “喂安迷修,撞傻啦?”

  “没。。。谢谢了。。”

  安迷修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然而他刚有想要挣脱的想法时,雷狮主动地松开了他。

  “傻逼你小心点啊。”雷狮突然伸出手,在他的脑袋上揉了一把。

  “。。。。。。”安迷修被这个跟雷狮难得的可以说是温柔的动作吓得怔在了原地,一时间都忘记了动作,就站在那里乖乖地被雷狮摸头。

  安迷修的第一反应:难道系统它钻雷狮脑子里了?

  系统: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雷狮嘴角露出的熟悉嘲讽笑容很快就打消了他的疑惑:

  “本来就傻了,再多撞这么几下就该残了。是吧傻逼安迷修。”

“滚!  !  !”

 
  。。。。。。

  脑袋中关于起来昨天晚上的尴尬回忆到此为止,安迷修无奈地撑住额头。那一瞬间他居然以为雷狮真的有这么温柔贴心。

  但是。。。

  【我怀疑你的匹配功能严重有问题。】

  已经接受脑子里多了个系统这个设定的安迷修对它的能力表示严重怀疑。

  “不可能会出错的!  !”系统铿锵有力地反驳:“安哥你要不要看看各项数据分析表,保证没问题!而且安哥你要不顺便看看雷总这异于常人的各项身体指标尤其是某个器官的长度。。。”

  【打住我不想听啊啊啊啊啊!  !  !】

  “这关乎到安哥你未来的性福生活啊,安哥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不要,滚。】

  “那个。。安哥?”

  金看着安迷修一会愤怒一会冷漠变化莫测的面部表情,犹豫了很久还是诺诺地开了口叫了他一声。

  “啊?”正在和系统脑内掐架的安迷修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他抬头,看清来者后才回过神:“哦是金呀,怎么啦?”

  “外面有位学姐找你。”

  是可爱的小姐姐!  !  !安迷修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就往门外跑。

  “请问有什么是在下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啊。。那个。。”学姐脸有些红,却十分认真地看着安迷修:“昨天下午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那些混混。。。”她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总之这是我自己烤的曲奇!  !当做谢礼!希望你能喜欢!  !”

  “哦好的,谢。。”安迷修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被学姐塞进怀里的精致的小盒子,然后看着学姐飞速奔跑的背影目瞪口呆。

  那天躲避混混追赶的速度好像也没有这么快吧!  !  !

  “小姐您为什么要跑啊。。。”安迷修看着手中的盒子嘟哝:“我还没好好谢谢您呢。。”

  不过。。。安迷修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容,自己的善举能得到回报,哪怕这根本不是他最初伸出援助之手的目的,但依旧令他感到十分的开心。

  “哟安迷修你可以啊。”肩膀突然被大力拍了一记,安迷修回过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成了一脸嫌弃:“干什么啊?”

  “啧啧,笑得一脸春样,怎么?那个女的跟你表白了?”雷狮唇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眼底却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安迷修看的出来,这是他生气的标志之一。

  这家伙生气什么。安迷修皱起眉,觉得自己跟不上雷狮的脑回路。

  “没有。”虽然觉得雷狮十分莫名其妙,但安迷修还是诚实地说出了真相:“昨天放学的时候看到有位学姐被隔壁学校的几个混混堵在巷子里不知道要对她干什么,我就上去帮学姐赶走了那些混混。”

  “然后今天那位学姐就送给我了这个。”安迷修指了指放在自己桌上的曲奇盒子,眼中带着柔和的笑意:“也不知道学姐怎么找到我的。”

  “哦~挺好的嘛安迷修,英雄救美啊。”

  “恶党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膈应谁呢。”

  “我哪里没有好好说话?我只是实话实说啊。”

  “你。。”

  安迷修张口还想说点什么,但系统突然炸开的声音让他直接怔在了原地。

  “卧槽安哥雷总他他他他的醋意值上升了20%啊啊啊!  !  !太厉害了居然一下就增加了这么多!  !干的漂亮啊啊啊!  !  !”

  【哈?】

  安迷修就愣了这么一小会儿,等他消化完系统说的话后,桌上那个小盒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雷狮!  !放下你手中的曲奇啊啊啊那是学姐给我的!  !”

  “不给,我饿了。”

  “恶党你!  !  !”

  雷狮把拿着盒子的手举到最高,嘴里叼着一块,含糊不清地说:“想要就过来拿啊。”

  这个混蛋。。。安迷修气的直咬牙,但因为7厘米的身高差还是不得不踮起脚贴着雷狮的身体去够。但每次快碰到到时候雷狮就会灵敏地把手的移开,还是没有办法拿到。

  “哇塞安哥你们贴的超级近啊这是个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安迷修预判到了雷狮的手移动的方向,他的手已经碰到了盒子的边缘,所以他还能游刃有余地向系统提问。

  “哎呀来不及跟你说了我直接帮你吧!  !  !”

  咦?

  安迷修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把已经要够着盒子的手缩了回来,然后搂上了雷狮的脖子,把他往下一拉,然后啃上了雷狮嘴边那半块暴露在空气中的曲奇。

  在曲奇浓重的奶香味在口中蔓延的时候安迷修就感觉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又回来了。他迅速松开了雷狮,感觉脸上的热度在疯狂地上升。

  他已经飞速地开始思考怎么说才能圆过去,但可惜暂停运转的大脑什么都想不出来,反而是愈加的混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系统你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  !】

  然而系统还没来的及回答,雷狮先开口了。

  “喂安迷修。”雷狮突然笑了起来,他走上前把盒子塞到了安迷修的手中,然后低下头在安迷修耳边说道:

  “这曲奇挺甜的。”

  “是吧?”




_tbc_


——————————

【小小声】其实那个系统是我——【被安哥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