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

【all叶】 假酒害人


#ooc,严重ooc
#叶不羞一杯倒的设定真是太可爱了
#考完试的兴奋产物,望食用愉快(ˊ˘ˋ*)♡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不知不觉,也已接近尾声。

  中国队成功战胜A国队,进入总决赛。

  当A国队最后一个队员操纵的角色血条清零时,整个场馆的中国荣耀粉丝都沸腾了,纷纷站起来激动地欢呼,而A国的粉丝则是失望地低下头,一语不发。

  而兴奋的情绪也感染了国家队的每一个人。比赛结束的当晚。乐于搞事的黄少天和方锐便提出要出去吃饭庆祝。身为领队的叶修想着这次比赛过程的艰辛,赢的不易。于是大手一挥,就也同意了。

  然而,在这种场合下,灌醉叶修就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主要目的。

  于是,顺理成章地。。叶修成功地被灌醉了。

  黄少天看着面前醉倒的叶修,再看了看手中喝了才一半的酒精饮料,在“灌醉叶修居然这么容易”的震撼中陷入了沉思。

  整个国家队陷入了沉默。

  绯红的脸颊,泛着水光的唇瓣,微长的睫毛打下一片安静的剪影。靠在王杰希肩膀上睡得一脸安稳的叶修显得格外的安静乖巧。。以及撩人。

  拿起手机一直拍拍拍的众人向叶修的靠枕投去杀人的目光。

  王杰希微微一笑,俨然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

  坐在他正对面的张新杰不动声色地推了推眼镜,折射一片锐利的反光。

  “咚—”不知是谁的手机不小心磕到了桌子,发出了一声闷响。不大不小的声响,却把叶修吵醒了。

  还没拍够的众人半是遗憾半是庆幸地看着叶修微微皱眉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眼底波澜不惊古井无波。仿佛刚刚醉倒睡着的人根本不是他。

  而坐在不远处的苏沐橙崩溃地捂住了眼:完了完了完了,要开始了。

  只见醒过来的叶修,第一时间就是望他的靠枕看去,王杰希被叶修直勾勾地看着也有点不好意思,“叶。。”他刚想开口,叶修却突然凑了上来,双手扶着他的肩把他拉向自己,将自己的额头抵上他的额头。

  王杰希懵了,叶修靠的极近,墨色的双眸清晰地倒映在他的眼瞳之中。微烫的呼吸混杂着微微的酒气与他的交缠在一起。王杰希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的时候,叶修却轻轻地笑了一声,双手微微用力将他推开,歪了歪头,然后特别认真地说了一句:

  “大眼,你眼睛真好看。”

  王杰希:O_O!!!

  众人:目瞪口呆.jpg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叶修已经离开座位开始到处夸(liao)人(han)

  “啊小周周你的的呆毛真的超可爱。”

  被叶修逗弄过的呆毛突然绷直,周泽楷脸颊泛红:“前辈。。也。。很可爱。”

  “翔翔你的脸好红好软呀哈哈哈。”

  孙翔被叶修戳了一下脸后直接炸毛,“腾”地站起身来,激动地乱挥着的手。。重重地拍到了隔壁坐着的黄少天。

  “卧槽你打我干什么啊很痛的好不好而且你打到我还好你打到老叶怎么办老叶这么娇小可人弱不禁风被你一巴掌打下去不得。。。”

  黄少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震惊地看着将自己被打的通红的手轻轻捧到嘴边小心吹着的的叶修。叶修吹了好一会,才抬头向黄少天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痛痛飞走了~”

  黄少天收到暴击伤害,血条直接清零。

  呆若木鸡的黄少天被喻文州一把拽走,他对着一脸茫然的叶修露出了他一如既往的如沐春风般的微笑,然后抬起手,指了指唇角:“这里也很痛。”

  见一脸纯良的叶三岁真的要凑过去,反应过来的黄少天毫不留情地一把推开他的队长,魔爪再次伸向了叶修。

  然而他只抓到了一团空气。同是兴欣出身的方锐抓准时机将兴欣团宠一把捞入怀中,挑衅地看了周围一圈的人后果断的“吧唧”一下亲了叶修脸颊一口。

  满屋的喧闹如同按了暂停键一样突然停止。众人眯起眼,看方锐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最终,这次庆功宴,以叶修醉酒到处撩人为始,到方锐被众人围殴暴打为终。中间有人想要浑水摸鱼亲叶修却被别人眼疾手快阻止并开始新一轮混战的事情暂且不提。这次庆功宴算是为整个国家队的世邀赛之行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苏沐橙V:所以说,假酒害人,大家要引以为戒。[微笑]以及,这大概是个假国家队【视频】[笑哭][笑哭]
  
 
 
 

希望自己明天的学测加油吧
努力拿个3C( *¯ㅿ¯*)
更新什么的大概要等到一调考完后吧(つД`)

【X27/all27】Black And White

  第二章(4)


在水牢被关了四年,身体机能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泽田纲吉看了一眼还处于昏迷状态的Xanxus,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他转过身,对康纳吩咐道:“把他们送到彭格列的医疗部,等他们恢复了就让他们直接回去varia。”

  “是。”康纳领命。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回去吧。”

  “好的。”依旧是不卑不亢的声音 泽田纲吉最后回头深深地看了Xanxus一眼,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转身离开。

  回到彭格列,不出所料地,他赦免Xanxus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总部。他在回办公室的途中就隐约听到一些议论的声音,但这些声音往往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消失殆尽。

  泽田纲吉失笑,被他人议论如何,他到是不怎么在意。他担心自家守护者不理解的问题也在众位守护者一致支持的情况下完美的解决。但剩下来的。。大概才是最令他担心的。。。

  泽田纲吉推开门,入目的便是沙发上坐着的黑色身影。Reborn听到了开门的声响,但仍旧头也不抬:
  “蠢纲,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你干了什么好事。”

  果然。。来了。

  虽然是早有预料,但Reborn不威自怒的声音仍极具压迫感,令泽田纲吉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一下子就溃散了。

  “你会放了Xanxus我一点也不奇怪,本来决定权就在你手上,我也无法干预你的决定。”见泽田纲吉沉默,Reborn突然开口道:“但是。”

  突然的停顿令泽田纲吉心中一紧,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Reborn,却正好对上了他锐利的目光。

  “你是想让两年前的那件事再重演一遍吗?”

那件事。。泽田纲吉的脸变得苍白,他长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两年前的那件事不受控制地在他脑海里再次重现。他攥紧了手,掌心是一片冰凉的水迹。

  “收一收你那泛滥的同情心,少做点节外生枝的事情。”Reborn好像还嫌不够,又补了一刀:“我以为你已经从那件事里吸取足够的教训了。”

  “不是的。。”过了很久,泽田纲吉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直视着Reborn的眼睛,让自己尽量平静地开口:“Xanxus不是我们的敌人。”

  Reborn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双目看向墙上装饰着的画,像是在欣赏。而泽田纲吉也一直沉默地看着他。

  “你不必向我解释怎么多。”良久,Reborn才开口,他转过头,目光越过泽田纲吉看向门口,神色严肃:

  “你要向整个家族证明。”

  “我知道了。。。”

  泽田纲吉这才明白Reborn话里的意思。他如释重负地轻叹一声,向Reborn感激地笑了笑,但Reborn似乎并不领情,略过他直接推开门离开了。

  “替我转达九代目。”Reborn在经过守在门边的康纳时突然开口:“他拜托的事我最多做到这么多了,剩下的,只能看他们两个的了。”

  “是。”康纳微微欠身,一直平静的脸上有了隐隐的笑意:“代九代目谢过您。”

【X27/all27】Black And White

第二章(3)



车速渐渐减缓,然后停下。泽田纲吉走下车,发现荒芜的四周,只有一家破旧的咖啡馆突兀地矗立其中,上面的“coffee”招牌甚至掉了漆,锈了大半。

“首领,我们已经到了。”

泽田纲吉转头看向一旁垂首站立的康纳,因为他低着头,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泽田纲吉轻笑一声,也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径直走进了咖啡馆。

咖啡馆内部也如同外面一般简陋破旧。地上的木板有几块翘了起来,走上去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泽田纲吉走到吧台,对着面前似乎是咖啡馆内唯一一个侍者问好:“你好。”

“请问客人需要点什么。”侍者没有停下手中擦杯子的动作,头也不抬地问道。

“能拜托你暂时将幻术解除吗?”泽田纲吉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地切入了正题。

侍者擦杯子的手猛的顿住,抬头看向微微笑着的泽田纲吉,在他抬手时瞥见了他指间的大空指环。一直没有表情的脸瞬间变得无比恭敬。他放下了手中的布和杯子,朝泽田纲吉鞠了一躬:“为我之前的无礼表现向您道歉,首领。我现在就将幻术解除。”

话音刚落,周身的场景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原本窄小破旧的咖啡馆内部变成了一个由黑色金属构建的建筑物。侍者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金属门,在幽暗的灯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光泽。

“请问首领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要释放Xanxus和他的守护者,带我过去吧。”

“是。”

康纳一直一言不发地跟在泽田纲吉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暗暗心惊,他惊讶于泽田纲吉的高超的洞察力,要知道这可是由五位A级幻术师一同构建出来的幻术,泽田纲吉居然一眼就看穿了。

康纳为自己失礼的试探行为感到后悔,所幸泽田纲吉并未怪罪于他。康纳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并且决定再也不干这种蠢事。

电梯载着他们一路向下,过了许久也未到达,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康纳向泽田纲吉轻声解释道:“越危险的犯人就关押的越深,Xanxus大人和他的守护者,大概是关在最底的一层。”

“是么。。”泽田纲吉点点头,表示了解,电梯在下降了许久终于停住。随着门的打开,一阵冰冷的风扑面而来,泽田纲吉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随着那个侍者走了出去。

侍者在一道厚重的金属门前站住,拿出一张卡在读卡处刷了一下,门便无声地开启,但门后还是一扇门。侍者陆续打开了十三道门,泽田纲吉才在第十三道门的背后看见了被铁链缠身,关在金属柱体的水牢中的Xanxus,以及他的守护者门。

诺大的空间里只有七根金属的柱体水牢排列着树立其中,泽田纲吉走过去,从半透明的钢化玻璃后看着熟悉的面孔从他面前一一略过——贝尔,斯库瓦罗,玛蒙,威尔,鲁斯利亚,以及。。

泽田纲吉在最后一座水牢前驻足,将手覆了上去,隔着冰冷的钢化玻璃轻轻抚过那人的脸,眼眸也因此含了微微的笑意。

Xanxus。。

我来。。带你回去了。

【all27/X27】Black And White

 第二章(2)







泽田纲吉面上不动,同时在脑中默默搜寻着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最后确定此人就是一直坚持处死Xanxus的“领头人”之一的三长老。

  “三长老说的在理,但在收到这份报告之前我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所以我也是深思熟虑过后才作出决定的。”泽田纲吉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毕竟最终决定权在于我,我怎么能马虎呢?”

  三长老微微皱起眉,不知为何,他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

  感觉事态将会脱离他的预期。

  其余的长老面面相觑,不安的感觉在会议室蔓延扩散,最终在泽田纲吉开口的一瞬间达到顶峰。

  “我以首领的名义。”泽田纲吉坚定而郑重的声音如同重锤,砸在了在座各位的长老心上:“赦免Xanxus和他的守护者的一切罪行,并且恢复他们在彭格列的职位与一切权利。”

  “荒唐!对于一个背叛者,放他一条生路都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怎么还能容忍他在家族里继续为所欲为下去?”
五长老直接拍案而起,因为激动连胡子都在微微颤抖,而他的话也得到了其他长老的一致赞同。一时间会议室里各种纷杂的声音。但泽田纲吉依然不为所动,他静静地坐着,将修长的手指交插放在交叠的腿上,一双暖粽的眼眸古井无波。仿佛只是在看一场与他毫不相关的闹剧。

  会议室逐渐安静下来,长老们又将目光投向坐在主位的泽田纲吉。

  “说完了吗?”泽田纲吉轻笑一声。然而笑意却是转瞬即逝,他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那么,到我了吧?”

  “对于九代目来说,Xanxus确实是一个背叛者,但对于家族来说,Xanxus从没做过任何有愧于家族的事情。你们口中的背叛者,定义的标准是什么呢?”泽田纲吉顿了顿,一抹冷光自眼底闪过:

  “而且,决定权在于我,而不在你们。”

  言尽于此,泽田纲吉也不欲多说,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在门口等候许久的康纳见他出来赶紧走上前,泽田纲吉直接向他吩咐道:“康纳,我要去彭格列的水牢,拜托你准备一下吧。”

  康纳也很快反应过来,问道“首领,是要去释放Xanxus大人和他的守护者吗?”

  康纳静静地等候着泽田纲吉的回答,他看着柔和的情绪一丝一缕地从泽田纲吉的眼眸中升起,然后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彭格列的水牢位于离总部两百多公里的一座地下基地中,从总部出发要接近三小时的车程。泽田纲吉看着车窗外快速向后倒退的景物,突然如释重负地轻呼一口气。

  一直绷着脸真是辛苦。泽田纲吉用手揉了揉脸,想起刚才一群长老铁青的脸色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他仿佛是又想起来了什么,嘴角的笑意逐渐变得苦涩起来。
  将Xanxus释放出来究竟是不是一种放虎归山的行为,他其实很清楚。

  恢复Xanxus的一切权利,这是他的私心。就算是猛虎,没有獠牙和利爪,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下根本无法生存。

  他不想让他连自保的能力没有,虽然这样做势必会损害到一部分人的利益,但是,一如之前所想——

  他并不后悔。

  尽他所能地保护伙伴,这是他成为彭格列首领的初衷,他也永远不会违背这个初衷。

  。。。。。。

【all27/X27】Black And White

第二章(1)

  晚宴结束后,泽田纲吉一行人随九代首领回到了彭格列的总部。

  “康纳,你带十代目的守护者先去休息。”九代首领对着身旁的男青年吩咐道:“我有些话想和十代目说。”

  “是。”康纳点点头,对身旁的狱寺他们说道:“各位守护者大人,请随我来。”

  “纲吉君,以后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了。”九代首领推开首领办公室的门,微笑着对身后的泽田纲吉说道。

  泽田纲吉轻轻地“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问道:“那个。。九代爷爷,要和我说的事,是关于Xanxus的吗?”

  身后的门被泽田纲吉关上,锁扣进凹槽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九代首领因为泽田纲吉的直白微微愣了愣,随即苦涩地笑了笑:“是的。”

  “Xanxus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这点我很清楚。”九代首领的神色黯然:“虽然我根本没有资格提这样的请求,但我还是希望他能活着。”

  九代首领沮丧而又哀伤的神色是泽田纲吉从没见过的,就算是当年他将九代首领从莫斯卡的身体中救出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的悲伤。

  没有一丝犹豫地,泽田纲吉开口说道。

  “您放心。”泽田纲吉斩钉截铁的声音在九代首领的耳旁响起:“我会赦免他的罪行,将他从水牢中放出来。”

  “这是我听到消息时立刻决定的。”泽田纲吉微笑道:“这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不是吗?”

  “谢谢你。。纲君。”九代首领的声音有些颤抖,泽田纲吉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安慰道:“所以九代目您不必担心,我会说服那些长老的。”

  “那些长老。。”九代首领眼底闪过一抹苦涩 ,但很快地被遮掩了下去。他没有将话说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

  “我是一个失职的父亲,也许我已经失去了教导Xanxus的权利。但是,请允许我再提一个任性的请求。”九代首领叹了口气,郑重地看向泽田纲吉:

  “Xanxus他,就拜托你了。”

  清晨,泽田纲吉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准时地醒来,在看到周围完全陌生的景象时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泽田纲吉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不禁有些懊恼自己的记性。

  我现在已经正式成为彭格列的十代首领了啊。。

  压下心中的不真实感,泽田纲吉迅速地穿衣洗漱,在侍者的引领下去餐厅用过早餐,然后回到办公室,开始他作为首领的第一天。

桌子上已经放了一叠文件——像是刚送过来的。泽田纲吉拿起最上面的一页细细阅读,却在看完后皱起了眉。

  这么着急么。。。

  泽田弯了弯嘴角,带着有些嘲讽的意味。他放下文件,对着站在门边守候的康纳吩咐道:“康纳,拜托你去通知一下各位长老,十五分钟后到会议室,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他们商讨。”

  “是。”康纳领命离开。泽田纲吉也站起身,朝会议室走去。

  不过。。他们这么着急也是好事。泽田纲吉垂下眼,脑中无意识地开始描摹周这那个人的面庞,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快一点,从那个地方出来了吧。

空旷的会议室很快就坐满了人,心思各异的长老们暗自打量着端坐在首位的年轻首领,企图在他平静的脸上捕捉到点什么。

  “各位长老。”泽田纲吉的声音打破了会议室的安静:“很抱歉突然将你们突然召集过来,但我现在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泽田纲吉把放在他面前的文件往前推了推:“是关于Xanxus的。”

  “想必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吧?”泽田纲吉顿了一下,刚想继续说下去,一个声音却突兀地插了进来。

  “这份报告是刚刚给您送过去的,现在下定论是不是会太早了些?”

  泽田纲吉抬眼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也一直注意着泽田纲吉,见他望过来时甚至还微微眯起了湛蓝的眼眸,朝泽田纲吉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鬼丸鹤】巧克力

#假装今天是情人节的伪.情人节贺文
#一块小甜饼
#望食用愉快www

  “主上,你在做什么?玩泥巴吗?”鹤丸经过厨房门口时发现从没踏进过厨房的审神者此时居然抱着调理盆正搅拌着一坨黑黑的不明物体,好奇之下,鹤丸走上前询问。

  审神者拿着塑料刀的手顿了顿,转过头瞪了鹤丸一眼,见鹤丸真的是一脸疑惑,只能强压下心中想要拿巧克力浆糊他一脸的打算,耐下心解释道:“这叫巧克力,是一种甜食,可以吃的,不是泥巴!”

  说着,将手中的塑料刀微微倾斜,浓稠的巧克力浆顺着一条优美的弧线倒入盆中,散发出浓郁的甜香。

  “好香啊。”鹤丸忍不住赞叹道。“那是肯定的嘛!”审神者骄傲的笑了笑,顺便给他科普了一下:“今天可是情人节哟~就是情侣恋人之间互相赠送礼物的日子,不过经常送的礼物是巧克力啊,玫瑰花之类的。所以我就试着做一做啦。”

  “哦。。这样啊。。”鹤丸点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道:“主上!我也想做巧克力,可以教我吗?”

  “可以呀。”审神者猜到了他的心思,但也不戳破他,笑着把盆递给他:“一起做吧。”

  微风穿过长廊,拂过风铃,发出了“叮铃”的脆响。
  鬼丸倚在廊柱旁站着,一双红眸无神地注视着不远处的池塘,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

  “哟~小鬼。”

  背被猛的拍了一记,鬼丸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目光在触及到鹤丸灿烂的笑颜时柔和了起来:“怎么了?”

  “听主上说今天是那个什么。。哦,情人节,是情侣之间互赠礼物的日子。”鹤丸笑眯眯地拿出一直背在身后的礼物盒,递给鬼丸:“所以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意外于鹤丸难得坦诚的态度,鬼丸笑了笑,接过了礼物盒:“谢谢。”在鹤丸的催促下打开了礼物盒,看清里面的东西时眼中的期待变成了哭笑不得,失笑道:“都一把年纪的老爷爷了,还喜欢玩泥巴吗?”

  “你才喜欢玩泥巴呢!”鹤丸炸毛:“这是巧克力!可以吃的!”
  看着鹤丸白皙的脸涨得绯红,鬼丸只觉得可爱,也动了坏心想要逗弄他一下。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往里面掺泥巴呢。。像之前莺丸吃的芥末夹心的仙人团子?”

  “。。。。”鹤丸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可以吃的啦。。。”怕语言的辩解太过无力。鹤丸拿起一颗放入嘴中,想要证明自己巧克力的清白:“唔。。好甜。”

  “是么。。”鬼丸看着鹤丸舔手指的动作,眼底一黯,一手揽住了鹤丸的腰,另一只手轻挑起鹤丸的下巴:“那我也。。尝尝吧。”说罢,便吻上了鹤丸的唇。

  “!”猝不及防的吻令鹤丸惊讶地睁大了双眼。鬼丸的舌强势地闯入他的口腔,与他分享着巧克力的香醇。鹤丸也很快地沉迷在了这个吻中,主动伸出手勾住鬼丸的脖颈热烈地回吻起来。

  一吻结束,两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鬼丸搂住鹤丸,在他耳边轻笑道:“是挺甜的。”

  “嗯,确实。”鹤丸满足地舔去鬼丸唇角残余的巧克力浆,然后在鬼丸的肩窝处轻轻蹭了蹭。

  “不过我没有什么礼物回赠你。。”鬼丸有些抱歉地开口,但话还没说完就被鹤丸打断了。

  “那干脆以身相许吧。”鹤丸坏笑道:“你答应吗?”

  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猝不及防地被触动,鬼丸眼底一片温柔,他更紧地拥住鹤丸,温柔而坚定地,回了一句:
  “好。”

【哇塞真的好久没有写过这对cp了。。但我还是爱他们的!!】

【all27/X27】Black And White

第一章(3)

  下了飞机又经历了一小时的车程后,泽田纲吉一行人终于到了继承仪式举行的地点——一座古朴而气派的古堡。

  “好大。。。”库罗姆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喃喃道。

  “听说这次彭格列为了举行继承仪式租下了这座城堡。”了平感叹一句“真是厉害啊。”

  山本看了看旁边正在进行为前来的宾客做安全检查的保镖:“而且安全系数好像还挺高的啊。”

  “那是肯定的吧。”狱寺哼了一声:“怎么可能让人破坏继承仪式啊。”

  “哟~师弟。”

  “欸?迪诺师兄!”泽田纲吉有些惊喜地看着向他走来的男人:“你也来了!”

  “身为师兄,师弟的继承仪式我怎么能缺席。”迪诺笑得十分灿烂。

  “喂!你们还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Reborn抬起头看着泽田纲吉:“继承仪式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泽田纲吉对迪诺挥了挥手:“回见。”

  “去吧。”迪诺也笑着和他挥挥手,示意自己一会进去。

  巨大的水晶灯悬挂在宴会厅的顶端,发出华美而明亮的光芒。偌大的宴会厅因为容纳了太多的人而显得有些拥挤,显得热闹非凡。

  “一转眼连我的师弟也要成为一名家族首领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迪诺站在宴会厅的一角,突然有些感慨地对站在他旁边的罗马里奥说道。

  “是啊。。”罗马里奥也笑着回答迪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语气也有些怀念起来。

  “话说。”迪诺话锋一转,对着站在一旁的Reborn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继续接委托吗?”

  “呵,这个委托我还没完成呢。”Reborn笑了一声:“毕竟当初九代首领委托我的是'将泽田纲吉培养成一个优秀的首领'啊。”

  “现在的纲,离'优秀'这个词还远着呢。”Reborn抱着胸,气定神闲地来了一句。

  “。。。。”看着Reborn有些危险的笑容。迪诺抽了抽嘴角,仿佛又想起那段被Reborn“教育”的时光。

  真心疼师弟。

  “开始了。”

  Reborn突然沉下脸,低声说道。

  迪诺也严肃起来,看向宴会厅的中间

  在一片寂静之中,厚重的雕花大门被缓缓推开,泽田纲吉和他的守护者们身着一身肃穆的西装,缓慢而坚定地向着站在大门尽头的九代首领走去。

  “现在,继承仪式开始。”

  随着这句话的落下,泽田纲吉也在九代首领的面前站定。九代首领微微举起了手中的权杖,点燃了火焰。随着火焰的的出现,九代首领和泽田纲吉的脚下也浮现出了一个彭格列的家徽。

  两人的周围突然出现了八束燃烧着的大空火焰,九代首领神色肃穆地看着泽田纲吉,沉声道:

  “以彭格列之名,现在我彭格列九代目正式将首领之位交接给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

  “以彭格列之名,我泽田纲吉正式从彭格列九代目这里接任首领之位,成为彭格列十代目。”

  泽田纲吉手中的彭格列指在泽田纲吉铿锵有力的声音中愈发地明亮。最终在话音落下时,八束大空火焰似是有感应般,一齐落入了彭格列指环手中。九代首领手中顶端燃烧着的权杖也分离出了一束火焰,飞入了泽田纲吉的彭格列指环中。

  脚下的彭格列家徽随着泽田纲吉的彭格列指环逐渐黯淡下去的光也渐渐地消失直至不见。

  继承仪式结束后,是一个小型的晚宴。说是晚宴,其实不过是为那些暗地里的权钱交易提供一个场所而已。而作为今天晚宴的焦点人物,泽田纲吉也免不了被其他同盟家族首领搭话。

  之前努力记下的大量资料此时也派上了用场。泽田纲吉尽量做到与每个过来与他攀谈的人做到与之从善如流地交谈。

  而他的守护者们——云雀因为讨厌群聚走上了二楼。山本,狱寺在离泽田纲吉不远的地方和别人交谈。了平陪着库罗姆和蓝波待着餐桌旁。但不管他们站在哪里,在做什么,目光也始终追随于泽田纲吉的身上。

  这群家伙。。这次就勉强算他们合格吧。

  一直暗中观察着他们表现的Reborn作出一个不好不坏的评价。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毕竟,这只是第一堂课而已。

【这里关于继承仪式的描写有借鉴漫画中的继承仪式(ノ ̄▽ ̄)】

【5127】TiAmo

#十分短小的情人节贺文(ฅ∀<`๑)♡
#励志做情人节糖堆中的一股清流(ノ ̄▽ ̄)
#望食用愉快www
#十年后设定~



  “居然以'与同盟家族首领进行协商会谈'这种理由来这边偷懒,纲吉你也真是的。”

  古里炎真从文件堆中探出头,无奈地看着坐在一旁会客沙发上的泽田纲吉,哭笑不得的话语中却明显透露出了一丝宠溺。

  “我不会打扰到炎真工作啦。”泽田纲吉笑眯眯地看着古里炎真:“而且好久没有见到炎真了,想趁这个机会来看看你。”

  “没关系的啊,纲吉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西蒙家族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哈哈哈,谢谢啦。”泽田纲吉笑了起来,暖粽的眼眸中一片温和的笑意。古里炎真心头一颤,有些狼狈地移开了目光,转向了面前还未看完的文件上。

  “我。。我先把这些文件处理完。。”

  “啊,好的。”

  没有再看一眼泽田纲吉,古里炎真把全部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文件上,仿佛这样做才能掩饰他脸上的绯红与加速的心跳。

  这样的自己。。真是。。

  由于这次效率出奇的高,堆积如山的文件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批阅完了。古里炎真合上笔,活动了一下手腕,抬头看向沙发那边的目光却猛的僵住,随后有些哭笑不得起来:泽田纲吉手边放着一本书,头却歪向了一边,双眼闭着,均匀的呼吸声表明他早已进入了梦乡。

  没有去叫醒泽田纲吉,古里炎真小心地坐到他的旁边。因为担心他这样睡着颈椎会不舒服,古里炎真伸出手,将他轻轻抱了起来,让他睡在自己的怀里。

  “唔。。”

  泽田纲吉轻哼一声,在古里炎真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又继续睡了过去。

  古里炎真紧绷的身子这才放松下来:好险,没有醒过来。

  那颗包容的心会令他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相对的,他也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朱里曾经对他分析泽田纲吉的话在耳边响起。古里炎真看着怀中睡得正香的泽田纲吉,安心的没有一丝防备的样子令他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同时微微俯身吻上了他的额头、眼睫、脸颊。。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那双微启的双唇上。两人靠的极近,温热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古里炎真的眼眸愈发的幽暗。只是一瞬的停顿,双唇便贴了上去。

  触碰所传来的感觉比想象中的柔软,带着令人上瘾的气息。古里炎真反复地吸吮令泽田纲吉呼吸不畅,有些难受地张开了嘴。古里炎真趁机把舌头伸了进去 温柔地侵城略池。泽田纲吉因为缺氧而皱起眉,从喉咙里发出几声不舒服的呜咽。古里炎真动作一顿,怕弄醒他,只好不舍地离开,末了还在他的唇角上轻啄了一下。

  古里炎真压抑着自己喘息的声音,用手轻抚泽田纲吉的背给他顺气。泽田纲吉有些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稳起来,但脸上泛着的绯红还未褪去,映在古里炎真的眼中,又是一番视角的刺激。

  不行,要忍耐。古里炎真这么告诫着自己。

  时间还有很长,他也有足够的耐心,让他所爱的人重新拥有爱人的能力。

  现在还不行。古里炎真闭上眼,让自己冷静下来。

  “唔。。”泽田纲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古里炎真的脸,泽田纲吉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躺在他的怀里。于是急忙地坐起身来。

  “。。嗯?”古里炎真也睁开眼,眼中还带着被惊醒的迷蒙:“纲吉醒了吗?”

  “啊。。抱歉,我居然睡着了。”泽田纲吉偏过脸,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事啦。”古里炎真伸了个懒腰:“我这不是和纲吉一起睡了吗~”

  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TiAmo。古里炎真看着泽田纲吉笑得灿烂的面庞,一遍遍地宛如祈祷一般地在心底反复的诉说。

  他们之间那道亲昵而不显暧昧的距离,究竟何时可以跨越呢?

  眼底的四芒星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汹涌的情绪被很好地隐藏在平静的表面之下。古里炎真轻轻笑了起来。

  大概。。不会很久了。
 

【长谷部×女审】 无可替代  


 

#送给别人的生日贺文!
#这是一个大型忠犬撒娇的故事(*’∪’*)
#第一次写BG...orz我尽力了

 

  “听说三日月大人降临我们本丸了!”

  “真的吗!那位传说中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位!?”

  “是啊,我们赶紧去锻刀房看看吧!”

  长谷部把文件放到审神者的桌子上,刚出来,就听到了平野和前田的谈论。

  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三日月宗近么..长谷部微微愣神,他记得,主上好像特别期待他的到来来着。

  心中这么想着,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长谷部走到锻刀房,正巧看到审神者一脸兴奋地冲上去抱住了三日月,因为用力过度险些把三日月扑倒。待两人稳下身形后,三日月也不恼,反而温和地摸了摸审神者的脑袋。

  而这温情的一幕落到长谷部的眼中,不知为何,他感到有些刺眼。嘴唇不自觉地抿紧,他别开目光,打算离开。

  “啊,那个!长谷部!等一下!”

  审神者的声音令长谷部停下脚步,他轻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转过身,对着向他快步走来的审神者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主上,有什么吩咐吗?”

  “那个..我想为三日月办一场欢迎会..”审神者期待地眨了眨眼:“可以吗?”

  明明“同意吧同意吧同意吧”这样的期待已经写在脸上了好吗。长谷部笑容愈发的温和,他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但还是在审神者的头摸了一下:“主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好耶!”审神者开心地抱住了他,然后蹦蹦跳跳地转过身,对着身后同样期待欢迎会的短刀们宣布了这个消息。

  那么..现在要准备宴会的食材..这个可以交给烛台切..会场布置的话..就交给鹤丸吧,他鬼点子多..或者鬼丸?只交给鹤丸的话有点不放心..

  长谷部立刻着手安排晚上的欢迎宴会,从食材到会场布置,人手安排,一切都井井有条。审神者在一旁无数次提出想要帮忙被拒时有些委屈地开口:“我不会帮倒忙的呀...”

  “我不是这个意思..”长谷部有些好笑地开口,随后又来了一句补刀:“主上,时空管理局新派下来的文件都看完了吗?上次的会议报告写了吗?还有....”

  “啊啊啊打住!!”审神者崩溃地打断了长谷部的话:“我现在就去写,真的!”

  审神者抛下一句:“那么拜托你了!”,就忙不迭地跑走了。

  长谷部看着审神者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出来声,然而嘴角的笑容很快变得苦涩起来。

  其实..想这么忙起来的话,说不定就能忽略掉一个事实——

  这场欢迎会是为三日月宗近举办的。

  并不是说是怨恨,怨恨自己到来时审神者没有如此盛大的欢迎。那时他刚来这个本丸时,太刀还没有一把,打刀少得可怜,各种资源也是捉襟见肘。但当时审神者对他的到来表示了很热烈的欢迎,有这个他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长谷部垂下眼,总觉得很不安。

  这种感觉从三日月到来开始就一直存在。他的到来几乎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优雅而温和的姿态更是博得了所有人对他的好感。这么耀眼的存在,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主上会把目光全部倾注在他的身上,再也不看自己一眼的吧。

以及这个近侍的位置,怕是很快也要换人了。

  长谷部被自己一连串的可怕想法吓了一跳。他摇摇头,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当值安排中。

  不管怎样,主上的愿望,他都会力所能及地帮助她实现。

  说是欢迎宴会,其实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玩闹。长谷部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看着审神者被众刀围在中间,一起嬉闹玩耍。

  “长谷部!要和我们一起喝几杯吗?”一旁的次郎朝他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盛情邀请道。

  一般情况下他不怎么碰酒,因为他喝了酒后头脑就不大清醒,办事效率就会降低。作为近侍这点可是大忌。

  但这次,鬼使神差般的,长谷部点了点头。

  “长谷部,你没事吧?”

  审神者看到长谷部回寝屋的脚步都有些不稳,心想次郎和日本号到底灌了他多少。并走上前扶住他:“我带你回去吧。”

  “没事的,我自己可以走。”长谷部满脸晕红,头虽然晕,但还不至于到需要人扶着的地步,更何况他一点也不想麻烦审神者。

  “哎呀没关系。”审神者没有松开手:“我带你回去。”

  见审神者坚持,长谷部也不好再反对,随她去了。

  “好了。”身后的纸门被“啪”地关上,审神者让长谷部先坐下:“需要醒酒汤吗?”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

  “这样啊..也好,今天你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吧。”

  “不过..”审神者抬眼,双目直直地对着长谷部的眼睛:“”在你休息之前,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可以。”

  “你今天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可以告诉我是为什么吗?发生了什么事么?”

  这么明显了么...

  被审神者关心地目光注视着,长谷部本来想摇摇头说没事,但不知为何,兴许是酒精的作用,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旁响起了他自己的声音:“是..我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问题?是什么问题?”

  “在您的心中,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呢?”

  “哈?”审神者有点懵逼,但在看到长谷部一脸紧张期待的神情后才意识到:

  这个问题,自己要认真的回答他。

  可是这个问题的答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审神者轻笑一声,半跪下来,探过身子轻轻地搂住了长谷部,在他耳边柔和而坚定地说道:

  “长谷部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

  感受到怀中一直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审神者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一边因为长谷部醉酒后缺乏安全感的言行感到心疼,一边又为长谷部难得的示软萌的不能自己。

  “主上..是在安慰我吗?”

  可能是因为酒精上头的缘故,长谷部此时异常地执拗,一连串问出了之前连提也不敢提的问题。

  审神者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松开了他,看着长谷部忐忑不安的表情努力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原来我对这家伙的心意,他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啊。

  审神者一时气血上头,直接拉下了长谷部的衣领,狠狠地吻了上去。

  “你见过安慰人这么安慰的吗?”

  “还有。”

  审神者脸上泛起了红晕,但她还是执著地看着长谷部,因为有些不好意思,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我可是...一直喜欢你的..”

  长谷部这才回过神来,一直黯淡的眼睛此时仿佛被一下点亮了一般,熠熠生辉。他伸出手,主动揽住了害羞地说不出话的审神者,温柔而虔诚地,再一次吻了上去:

  “我也爱您,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