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雷安】雨中

@雷安jiqing九十分

#关键词是【伞】

#学院paro

#正好这边在下雨,听着外面哗哗的水声写下了这篇文233333

#望食用愉快





  “哟,这不是安迷修嘛。”

  “真巧啊。”

  “。。。。。”

  雨珠打在伞面上,发出“嗒嗒”的脆响,安迷修微微抬起伞。祖母绿的眼睛直视着面前四五个混混打扮的人。

  这条巷子又黑又窄,要不是赶时间他平时根本不会往这走。那么把他堵在这里。。。

  “请问。”安迷修开口,声音不复以往的温和,他微眯起眼,凌厉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小子很厉害呀,一挑五,还把我手下都打趴下了。”为首的人笑眯眯说着,语气中却透着十足的杀意。

  安迷修自然听得出来。他甚至立刻想起了前两天他从几个混混手下救出那个女生。

  果然来了啊。。。。。

  安迷修叹了口气,这种打击报复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所以呢?”安迷修看着那群人手中的匕首钢管,明知故问道。

  “所以?”为首之人冷笑一声,他打了个响指,身后的跟班立刻举起了他们手中的武器。

 
  “见义勇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

  雷狮撑着伞,提着几罐啤酒和卡米尔要求买的蛋糕,慢悠悠地往家里走。

路过一条巷子时他听见几声此起彼伏的微弱的呻吟,他随意地望那撇了一眼,笑了。

  看来这个到处挑事的三中校霸,终于踢到铁板了。

  是谁干的雷狮并不怎么在意,反正也不关他的事。雷狮也没有多做停留,随意地看了一眼就继续往前走了 。

  雨越下越大,雨珠坠落地面溅起的水花打湿了雷狮的裤腿,寒意从脚底湿透的鞋底蔓延上来。雷狮低低骂了一声,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地加快。

  等等。。雷狮的脚步又慢了下来,他眼睛的余光捕捉到了那把印着小马宝丽的伞。他偏过头,隔着厚重的雨帘,确认了那把骚粉的伞是他早上在安迷修手里看到过的,脚下方向一转,就往那边走去。

“雨太大了,我把伞给你吧。”安迷修把伞放在了小猫的头顶。小猫像是明白是面前这个人帮他隔绝了外面的风雨,欢快地“喵”了一声。但安迷修却没有因此露出多少高兴的神情。他看着小猫身下快要被雨水泡烂的纸箱,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要不带回去吧。。。。安迷修扶住被风吹地一直往旁边倒的伞。内心纠结着。

  “安迷修?”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安迷修下意识地转过身,却忘记了自己还处于半蹲的状态,扯到腰间伤口时他忍不住痛的“嘶”了一声。

  “雷狮?”安迷修抬起头,因为被宿敌居高临下地看着觉得十分的不爽,他皱着眉,语气都有点儿冲:“你在这干嘛?”

  “嚯。”雷狮冷笑一声:“我经过不行?这路你的啊?”

  “。。。。。。”安迷修无言以对,他有点摇晃地站起身,声音无奈:“我今天没心思跟你闹。。。”

  何止没心思。雷狮看着面前安迷修身上被刀划了好几道的衬衫,破碎的衣料处露出的伤口虽然不深但长度令人触目惊心。上面沾染的鲜血因为雨水的冲刷变得淡了不少,但仍旧看的出痕迹。

  估计这傻逼也没力气打了。

“你以为本大爷这么闲。” 嘲讽的话在齿关处转了一圈,说出来却变成了这样。

  “那没事你就快走吧,我还赶着回家。”安迷修看到雷狮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也明白是自己太过紧张了,松了一口气就转过身去,他不想这么狼狈的自己被雷狮一直这么盯着。

  他再次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将那只慌张的小猫从那个已经开始渗水的纸箱中抱出来。小猫的身子在贴到他湿透的衬衫时被凉地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安迷修察觉到了,把小猫离自己的身子稍微远了一点。

  “抱歉呀。”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雷狮撑着伞,看着安迷修的背影,一言不发。

  “欸我和你们说,安迷修居然和三中那群混混打架欸!”

 
  “卧槽是那个次次考试年级前五的安迷修!?他看起来还挺安分的啊。”

  “啧啧估计是装的吧,唉平时看他那副乖乖学生样儿还真想象不出来他会是这种人。”

  “这种混混居然会在我们班。。。。”

  雷狮坐在座位上玩着手机,那几个女生的话一字不漏地灌进了他的耳朵,他抬起眼,看着左侧那个低着头一直一言不发的女生,嘴角扯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嘭——!!!”一声巨响把班里的人都下了一跳,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的事,看向突然把凳子抡到桌上的雷狮。

  “你说谁是混混。”雷狮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几个女生。

  被雷狮的眼神点名指姓的女生们瞬间闭了嘴。神色已经开始慌乱起来。她们讲的时候倒是选择性无视了这个凹凸中学的校霸,而现在被雷狮直接怼了才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

  “安迷修那算混混?”

  一室寂静之中雷狮突然笑了一声,眼中尽是嘲讽:“他就是个傻逼。”

  那群女生面面相觑,显然是被雷狮这不知道算是维护还是帮腔的话给整懵了。

雷狮又坐了下来,因为他这么一出,教室里安静了不少。他不加掩饰的嘲讽目光一直盯着那个坐在座位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女生。那个女生感觉到了,她迅速的站起身离开了教室。落荒而逃的背影让雷狮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啊安迷修,你坚持着的所谓的正义,其实根本没有人在乎。

  雷狮突然觉得特别可笑,他甚至还在可惜安迷修去帮老师改卷子了,不然让他听听这群人讲的话,不知道会露出怎么样有趣的表情呢。

  “你跟一只猫到什么歉。”雷狮看着托着猫一脸纠结的安迷修,突然开口。

 
  “你怎么还没走?”安迷修微微偏了下头,就转了回去,他还在思考要如何同时撑伞拎包抱猫回去呢。

  “。。。本大爷乐意。”

  “随你便。”安迷修撇了撇嘴,以一种有些扭曲的姿势拿起伞,因为难以施力,手中的伞被风吹的不断往旁边倒去。

  “喂恶党你干。。”

  手中的伞突然被抽走,安迷修刚想骂人,却发现冰凉的雨并没有打在自己的身上。

  白色的伞面将他的头顶与那片黑暗的天空隔离。

  “看在你干翻了那个傻逼的份上,送你到家好了。”

  雷狮把安迷修的伞折起来,也不管安迷修有没有跟上,自顾自地就往前走。

  “。。。。谢谢。”安迷修抱着猫跟在他的身侧,小声地道了一声谢。雷狮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两人一猫撑着一把伞,踏着水声渐渐走远。

  雨好像变小了。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