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长谷部×女审】 无可替代  


 

#送给别人的生日贺文!
#这是一个大型忠犬撒娇的故事(*’∪’*)
#第一次写BG...orz我尽力了

 

  “听说三日月大人降临我们本丸了!”

  “真的吗!那位传说中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位!?”

  “是啊,我们赶紧去锻刀房看看吧!”

  长谷部把文件放到审神者的桌子上,刚出来,就听到了平野和前田的谈论。

  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三日月宗近么..长谷部微微愣神,他记得,主上好像特别期待他的到来来着。

  心中这么想着,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长谷部走到锻刀房,正巧看到审神者一脸兴奋地冲上去抱住了三日月,因为用力过度险些把三日月扑倒。待两人稳下身形后,三日月也不恼,反而温和地摸了摸审神者的脑袋。

  而这温情的一幕落到长谷部的眼中,不知为何,他感到有些刺眼。嘴唇不自觉地抿紧,他别开目光,打算离开。

  “啊,那个!长谷部!等一下!”

  审神者的声音令长谷部停下脚步,他轻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转过身,对着向他快步走来的审神者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主上,有什么吩咐吗?”

  “那个..我想为三日月办一场欢迎会..”审神者期待地眨了眨眼:“可以吗?”

  明明“同意吧同意吧同意吧”这样的期待已经写在脸上了好吗。长谷部笑容愈发的温和,他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但还是在审神者的头摸了一下:“主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好耶!”审神者开心地抱住了他,然后蹦蹦跳跳地转过身,对着身后同样期待欢迎会的短刀们宣布了这个消息。

  那么..现在要准备宴会的食材..这个可以交给烛台切..会场布置的话..就交给鹤丸吧,他鬼点子多..或者鬼丸?只交给鹤丸的话有点不放心..

  长谷部立刻着手安排晚上的欢迎宴会,从食材到会场布置,人手安排,一切都井井有条。审神者在一旁无数次提出想要帮忙被拒时有些委屈地开口:“我不会帮倒忙的呀...”

  “我不是这个意思..”长谷部有些好笑地开口,随后又来了一句补刀:“主上,时空管理局新派下来的文件都看完了吗?上次的会议报告写了吗?还有....”

  “啊啊啊打住!!”审神者崩溃地打断了长谷部的话:“我现在就去写,真的!”

  审神者抛下一句:“那么拜托你了!”,就忙不迭地跑走了。

  长谷部看着审神者落荒而逃的背影笑出来声,然而嘴角的笑容很快变得苦涩起来。

  其实..想这么忙起来的话,说不定就能忽略掉一个事实——

  这场欢迎会是为三日月宗近举办的。

  并不是说是怨恨,怨恨自己到来时审神者没有如此盛大的欢迎。那时他刚来这个本丸时,太刀还没有一把,打刀少得可怜,各种资源也是捉襟见肘。但当时审神者对他的到来表示了很热烈的欢迎,有这个他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长谷部垂下眼,总觉得很不安。

  这种感觉从三日月到来开始就一直存在。他的到来几乎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优雅而温和的姿态更是博得了所有人对他的好感。这么耀眼的存在,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主上会把目光全部倾注在他的身上,再也不看自己一眼的吧。

以及这个近侍的位置,怕是很快也要换人了。

  长谷部被自己一连串的可怕想法吓了一跳。他摇摇头,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当值安排中。

  不管怎样,主上的愿望,他都会力所能及地帮助她实现。

  说是欢迎宴会,其实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玩闹。长谷部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看着审神者被众刀围在中间,一起嬉闹玩耍。

  “长谷部!要和我们一起喝几杯吗?”一旁的次郎朝他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盛情邀请道。

  一般情况下他不怎么碰酒,因为他喝了酒后头脑就不大清醒,办事效率就会降低。作为近侍这点可是大忌。

  但这次,鬼使神差般的,长谷部点了点头。

  “长谷部,你没事吧?”

  审神者看到长谷部回寝屋的脚步都有些不稳,心想次郎和日本号到底灌了他多少。并走上前扶住他:“我带你回去吧。”

  “没事的,我自己可以走。”长谷部满脸晕红,头虽然晕,但还不至于到需要人扶着的地步,更何况他一点也不想麻烦审神者。

  “哎呀没关系。”审神者没有松开手:“我带你回去。”

  见审神者坚持,长谷部也不好再反对,随她去了。

  “好了。”身后的纸门被“啪”地关上,审神者让长谷部先坐下:“需要醒酒汤吗?”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

  “这样啊..也好,今天你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吧。”

  “不过..”审神者抬眼,双目直直地对着长谷部的眼睛:“”在你休息之前,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可以。”

  “你今天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可以告诉我是为什么吗?发生了什么事么?”

  这么明显了么...

  被审神者关心地目光注视着,长谷部本来想摇摇头说没事,但不知为何,兴许是酒精的作用,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耳旁响起了他自己的声音:“是..我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问题?是什么问题?”

  “在您的心中,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呢?”

  “哈?”审神者有点懵逼,但在看到长谷部一脸紧张期待的神情后才意识到:

  这个问题,自己要认真的回答他。

  可是这个问题的答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审神者轻笑一声,半跪下来,探过身子轻轻地搂住了长谷部,在他耳边柔和而坚定地说道:

  “长谷部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

  感受到怀中一直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审神者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一边因为长谷部醉酒后缺乏安全感的言行感到心疼,一边又为长谷部难得的示软萌的不能自己。

  “主上..是在安慰我吗?”

  可能是因为酒精上头的缘故,长谷部此时异常地执拗,一连串问出了之前连提也不敢提的问题。

  审神者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松开了他,看着长谷部忐忑不安的表情努力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原来我对这家伙的心意,他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啊。

  审神者一时气血上头,直接拉下了长谷部的衣领,狠狠地吻了上去。

  “你见过安慰人这么安慰的吗?”

  “还有。”

  审神者脸上泛起了红晕,但她还是执著地看着长谷部,因为有些不好意思,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我可是...一直喜欢你的..”

  长谷部这才回过神来,一直黯淡的眼睛此时仿佛被一下点亮了一般,熠熠生辉。他伸出手,主动揽住了害羞地说不出话的审神者,温柔而虔诚地,再一次吻了上去:

  “我也爱您,主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