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all27/X27】 Black And White

#大概是中长篇(ノ ̄▽ ̄)
#有原创(路人)角色。
#人物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第一章(1)

  此时正值樱花开放的季节,道路旁的樱花树开得烂漫,花开荼靡花落似雪,纷纷扬扬的落樱仿佛要将并盛中学淹没,似乎将空气也浸得香甜。

  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接住了飘零而落的花瓣。泽田纲吉暖粽的眼眸中印出花瓣的轮廓,不知想到了什么而微微弯起了唇角,只是笑意未达眼底。他的手指攥起,复而松开垂落,花瓣便离开了他的掌心,无力地落归大地,沾染一身尘土。

  “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蠢纲?”

  熟悉的声音令泽田纲吉下意识地转过身,与Reborn视线交汇时才反应过来,轻笑道:“想到一些事情。。。话说Reborn你来学校做什么?”

  泽田纲吉转移话题的方式生硬的很,幸而Reborn也没有要追问的意思,他手中的枪变回蜥蜴的样子,他抬起手臂,让趴在上面的列恩爬回他的帽檐上。泽田纲吉看着他的动作,歪了歪头:“去找云雀前辈了?”

  “呵。”Reborn哼笑一声,有点长进。他抬起头,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都通知了吧。”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Reborn回想了一下刚刚与云雀谈到“那件事”时云雀犹为淡定的神态——显然是早已被说服同意的了。

  “嗯。”泽田纲吉立刻反应过来Reborn指的是什么事,应了一声。又不由得的想起了这几天狱寺看着日历上划着大写加粗红圈的日期傻笑个不停的样子,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又傻笑什么?”Reborn皱起眉,不太明白泽田纲吉的笑点:“毕业照也拍完了,还不赶紧回去?”

  “嗯,我知道了。”泽田纲吉转过头,最后看了一眼被粉樱包围的学校,和里面穿着学士服欢笑着打闹的毕业生们。收起心中感慨万千的情绪,转身离开:“回家吧。”

  入夜,泽田纲吉带着一身水汽从浴室走出,随手用毛巾擦去发丝上残余的水珠,走到床边准备休息。这时,早在吊床上躺着的Reborn突然叫住他:“纲。”

  “什么事?”泽田纲吉把毛巾放到一旁:“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和你说件事。”Reborn平静地开口:“是关于Xanxus的。”

  “Xanxus?”泽田纲吉皱起眉,不明白Reborn为什么突然提起他:“他怎么了吗?”

  “四年前,他在指环争夺战失败后立刻被遣返回了意大利总部。长老们以Xanxus反叛的罪名请求九代目处死他,但九代目不同意。所以关于Xanxus的处罚就暂时搁置下来了。他这次是第二次了,所以九代目也无法帮Xanxus完全脱离处罚。双方争执了很久,最后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案。”Reborn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直直的对上泽田纲吉的双眸:“而这个方案,就是由曾经打败过他的,作为彭格列十代目的你来决定他的生死。”

  “我来。。决定。。?”泽田纲吉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连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以后需要你来决定这种事的时候多着呢,只是这一次人物特殊而已。”Reborn丝毫没有要为学生排忧解难的样子,带上睡帽就准备睡觉。

  “那。。这几年。。Xanxus他。。”

  “哦。”知道泽田纲吉要问什么,Reborn了然的接口:“这几年来他和他的守护者一直都关在总部那边的水牢里。”

  “剩下的你自己考虑。”抛下这句话后,Reborn就直接睡着了。

  泽田纲吉在原地沉默地站了一会后才走到门边把灯关上,随后走到床边脱力般地倒下。

  Reborn的那一席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泽田纲吉的心中炸开。震惊,哀伤,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愧疚情绪,化作了心中的阵阵闷痛。

  “如果现在你不杀死他,以后你绝对会后悔的。”

  四年前指环争夺战结束时,斯库瓦罗沙哑着说出的一句话,在泽田纲吉的脑海中突兀的响起。

  会后悔吗?泽田纲吉反问自己,Xanxus绝不会因为自己救他一命而感激自己,这点他可以确定。相反可能会因此激怒他,但是。。。

  不想让他死。

  心中有个角落一直反复地诉说着这一意愿。事实上在从Reborn口中听到这件事时他就已经有了答案。
  这个答案,他大概是不会后悔的。。。

  泽田纲吉闭上眼,虽然Xanxus曾想杀了他是事实,但是他实在是无法对Xanxus产生一丝一毫的恨意。但要问自己对Xanxus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其实他也说不清楚。

  算啦不想了。泽田纲吉看了一眼闹钟的时间,果断地放弃思考准备睡觉。大脑一旦放松下来,之前被他刻意无视的困意就一下子涌了上来,他闭上眼,再也抵抗不住困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Boss,泽田纲吉和他的守护者们已经从日本那边出发,预计下午五点就可以到达总部。”

  “嗯,我知道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将目光从面前的落地窗上移开。落到面前男青年的目光中带了一丝柔和,他从桌上的文件中拿出一份递给他:“把这个交给三长老。”

  “是。”男青年领命离开,在关上门的瞬间,房间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良久,一声轻叹才缓缓地从老人口中泄出。他凝视着面前的文件,微微拿起又放下。

  现在纠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那个孩子了吧。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