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鬼丸鹤】归来(下)

1.私设一期极化恢复记忆
2.副cp为一期三日
3.ooc大量
望食用愉快!(  ̄▽ ̄)σ

 
  转眼间就入了冬,审神者也应季地换上了冬景,银装素裹的本丸让短刀们乐坏了。不顾天下一振的阻拦,一个个兴奋地冲到积雪的庭院中玩起了雪。

  “哈哈哈,大家真是有活力呢。”三日月本来是安详地坐在廊下品茶赏景,看到越来越热闹的庭院也坐不住了,干脆放下茶杯站起身:“那么,老爷爷也来活动一下吧。”

  旁边的天下一振见自家夫人这么兴致勃勃,也不好搅了他的兴致,无奈而宠溺地吻了吻他的额头:“去玩吧,小心别着凉。”

  “嗨嗨~我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哈~骨喰看招!”鲶尾拿了十多个雪球,朝一旁观战的骨喰扔去。

  骨喰迅速地往一旁闪去,但还是被几个雪球砸中了,雪团滑落时流下的水痕完美地打湿了骨喰的衣服。骨喰面无表情地蹲下,揉了一团雪,糊了哈哈大笑的鲶尾一脸。

  从骨喰身后经过的和泉守也不幸中招,他黑着脸拍掉身上的雪,俯身迅速团了一团雪朝鲶尾扔过去。

  鲶尾正好被骨喰的雪球砸到脸,脚下一滑摔倒了地上,和泉守的雪球堪堪擦过他的呆毛,砸到了一旁的清光。

  “和泉守兼定。。”看到刚涂好的指甲油花的一塌糊涂,清光的额头上青筋暴起,暴怒的他直接抓起身旁放着的竹帚就向和泉守打去。

  “喂喂喂你这是犯规啊!!!”

  “我不管!谁让你弄花了我的指甲!”

  “兼桑别怕!我来帮你!”

  。。。。。。

  和安逸欢乐的本丸不同,兵刃相接,火花迸溅的战场,永远是残酷的。

  温热的血沾染融化了地上的积雪,因为寒冷的缘故又凝固成血色的冰块。鹤丸随意地擦去脸上溅到的血迹,因为轻喘口中不断呼出白雾,丝丝缕缕地消散在空气中。

  “找到了——”

  不远处传来平野兴奋的呼声,鹤丸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朝平野那边跑去。

  “这次居然一次就找到了敌人的大本营吗!”狮子王看着骰子所指引的方向,干劲十足地举起手中的刀:“那就勇往直前吧!”

  “若是能攻下,主公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连一向寡言的山姥切也小声说了一句。

  “既然这样。。”鹤丸看着大家战意十足的样子笑了起来,灿金眼眸中所包含着的强烈信心十分的振奋人心“继续前行吧!”

  “是!”

  然而,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鹤丸悄悄掏出怀中最后一个盾兵刀装——上面已经布满了如蛛网般的裂痕。他毫不在意地轻笑一声,把它丢在雪地里。

  “大概就是这个位置吧。”鹤丸命其他人停下脚步,低低地自语一声,右手紧握住刀柄,随时准备拔刀出鞘。其余人也紧张起来,进入备战状态。

  “那里!”山伏国広的刀尖指向杀气一闪而过的方向,但晚了一步,破空而来的箭矢擦过他的衣袖,射中了在他身后的山姥切。

  “大家小心!”鹤丸喊了一声,同时躲过紧随而来的箭矢和投石。在攻势渐缓的间歇,鹤丸查看了一下同伴受伤情况:中伤一人,轻伤两人。

  “有点不太妙呀。。”鹤丸沉着脸,看着面前的敌人。右手突然而迅速地拔出太刀,像白鹤一般迅捷而轻盈地闯入了敌阵的中央,在溯行军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一刀刺入他的心脏,在拔出刀的瞬间侧过身,堪堪躲过另一个胁差溯行军的攻击,同时将刀用力往上一提,将敌人的整个右臂带了出去。

  鹤丸只身闯入敌人的中央无疑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冒险行为。但突袭的成功加上同伴及时的支援,瞬间就将不利的局势扭转了。

  但代价就是鹤丸从敌人包围圈出来时带着的一身伤,腹部一道深而长的伤口一直往外冒着血,被短刀刺中的右臂也使拿刀的手愈发无力起来。

  不过值了。鹤丸将手中的刀横举前扫,直接将面前的胁差溯行军脑袋割了下来。温热的血溅了鹤丸一身,雪白的衣服已经被敌人和自己的血染得通红。凛冽冬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吹的鹤丸一个哆嗦。脚步也有些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鹤丸!你没事吧!”

  身后传来金属相击所发出的“锵”的一声,平野解决掉想要偷袭鹤丸的敌人,担忧地向他问到。

  鹤丸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还能在撑一会。不过。。”他再一次握紧了手中的太刀。神色变得凝重肃杀起来:“要速战速决了。”

  一边说着,手中的刀已经举起,挡住了来势汹汹的太刀溯行军的攻击,刀身上挑将其弹开,同时借力跳开从而拉开距离。平野绕到太刀溯行军的身后想要偷袭却失败了,太刀溯行军察觉到身后的杀气,极快地转身挥刀,平野闪避不及被一刀划到了胸膛,向一旁摔去。

  “平野!”鹤丸气急,双手举刀狠狠向太刀溯行军砍去,太刀溯行军背对着鹤丸,在觉察到鹤丸的攻击时只能扭过上半身试图挡住它,却因为过于勉强的姿势导致无法用力,根本挡不住鹤丸全力的一击。

  “钪锵——”

  银白的利刃直接斩断了太刀,将太刀溯行军一分为二。使出真剑必杀才勉强取胜的鹤丸,连自己再次破裂都伤口都顾不上,就急忙去查看平野的伤势。

  “没事,伤口不深。”平野摆摆手,表明自己没事。在敌人挥刀过来时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刃尖只是轻浅地划过皮肤,虽然伤口很长,但并无大碍。

  鹤丸松了一口气,平野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确认除满地的碎刀和满地的骸骨之外没有任何的敌人后。,兴奋地向鹤丸汇报:“部队长!我们成功击退敌人了!”

  不远处的同伴也陆续向他们走来,鹤丸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顿时巨大的疲惫感淹没了他,因为身体失血过多导致眼前阵阵的发黑。他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倒了下去。

  可以。。休息一下了吧。。

  耳边隐约传来平野惊诧的呼声,鹤丸闭上眼,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然而并没有传来雪地冰冷而坚硬的触感,反而像是跌入了一个人温暖的怀中。鼻间萦绕着那人身上的气息,有种令人莫名的心安。

  “真是狼狈啊,蠢鸟。”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为鹤丸混沌的脑中带来一丝清明。那个声音他太过熟悉,以至于他没有睁开眼,就下意识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鬼。。丸?”

  “是我。”鬼丸将怀中的鹤丸搂得更紧了些,好为他驱赶那刺骨的寒意“休息一会吧。”

  “唔。。”鹤丸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在意识彻底陷入黑暗前,他轻轻呢喃了一句:

  “欢迎回来。”





———————————————————————
番外(che)已经写好了(ノ ̄▽ ̄)让我研究一下怎么在LOFTER开车。。第一次发车好方qwq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