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鬼丸鹤】记一次碎刀事件(上)

1.题目瞎起的
2.不是玻璃渣!!
3.私设鬼丸性格
4.ooc有
5.英语考试突如其来的脑洞( ̄▽ ̄)~望食用愉快(/≧▽≦)/

   

   又到了樱的时节,粉樱娑婆,开得娇嫩。一阵清风拂过,便纷纷扬扬地从枝头飘落,就像下了一场粉红的雨,带着甜腻而浪漫的气息,笼罩了这个本丸。

   但此等美景却没人为此驻足。近日溯行军异常的活跃,作为审神者必然要予以抗击。于是,第一第二部队交替出阵,第三第四部队也因为本丸捉襟见肘的资源频繁远征。

   地上的落樱染上了血,平添一分妖治的艳丽,但很快被竹帚扫去,不留一丝痕迹。

   “唔。。”

   躺在地上的鹤丸轻哼一声,慢慢睁开了眼。他用右手撑着身体坐起身来,将紧攥着的左手伸开来,掌心里正躺着一枚破碎的御守。

   之前被长枪穿心而过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还有那撕裂般的痛楚。鹤丸摇摇头,让自己浑噩的脑袋清醒一点。同时伸手够着掉在身旁的刀,撑着身体让自己站起来。

   “啧。”鹤丸看着自己一身的血污,衣服已经不见之前飘逸的白,到处都是划痕。左胸处还有一个被长枪刺穿的洞:“真是狼狈。”

   不远处的同伴也陆续解决了剩余的溯行军,朝他这边赶来,身为部队长的一期一振紧皱起眉,看着他胸口处的破碎的衣料,握着刀的手紧了紧,声音也带了一丝颤抖:“鹤丸殿。。”

   “你不必自责。”鹤丸打断了一期的话,垂下眼轻叹了一口气:“战场本就险象迭生,是我大意了。”

  一期没有说话,旁边的药研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一期哥,回去吧,你也受了中伤。”

   “嗯。。”一期收起骰子,点了点头:“回去吧。”

   “一期哥回来了!”从大门口传来前田高兴的声音,审神者听到后便放下手中批着的公文,朝门口走去。

   “主上。。”一期一振看到了审神者,一副极度自责的样子吓到了她。

   “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先去手入。”审神者拦住想要土下座的一期一振,拉着他的手就去了手入室。

   藏在他身后暂时躲过一劫的鹤丸轻呼一口气,用衣袖遮着胸前的破洞,一路挪回了房间。

   “啊。。怎么跟主上解释啊。。”鹤丸关上门,立刻愁眉苦脸起来:“会生气的吧。。浪费了一个这么珍贵的御守。”

   “什么?”

   鹤丸猛的抬起头,正好对上鬼丸幽深的眼眸,里面仿佛正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其中所包含的强烈的情绪令鹤丸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你。。碎了一次?”鬼丸走到鹤丸的面前,手指轻轻擦过右胸那块破碎的衣料——那里的血已经干了,结成黑黑的一片血污,衬的胸前那片肌肤别样的白皙。

   “。。。”鹤丸别过头:“抱歉。。”

   话还没说完,这个人就猛然被带入他的怀里。鹤丸感觉鬼丸搂着他的手臂在微微地颤抖。

   “我差点失去你。”

   一向沉稳的声音此刻带着颤抖。鹤丸垂下眼帘,心里突然泛起一种异样的难过,他也伸出手,回抱住鬼丸。
   那时候,被枪刺穿心脏的一瞬间,他空白的大脑只闪过四个字:

   鬼丸国纲。

   其实,他们的心情都是相同的。

   鹤丸将唇印上鬼丸的唇,轻轻地吮吻,想要将歉意传达过去,好软化那紧抿的唇线:“对不起。。没有下次了。”

   “蠢鸟。”鬼丸沉默半晌,突然蹦出一句话来。同时手上发力,将鹤丸压在墙上,右手扶住鹤丸的后脑勺,激烈地吻了回去。

   这个回吻到是和他平日的作风一般无异。鬼丸的舌头撬开鹤丸的毫无防备的牙关,强势地纠缠着鹤丸的舌。辗转不休,悱恻缠绵。四片唇瓣分开牵出一条银丝,转而又覆了上去。

   过了好一会,鬼丸才放过鹤丸,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大口大口的喘息。感受着自他身上穿来的一阵阵急促的心跳。鬼丸喟叹了一声,伸手揉了揉鹤丸银白的发丝

   家族的没落也好,战场的纷争也好,历史的波澜让他们的刃生变得曲折起伏,但几经别离,他们终究还是再度相遇。他们之间的那份牵着他们找到对方的那份缘分还剩多少,鬼丸不想知道。

   他想做的,也不过是想要好好守护这把纯白的刀罢了。

   这是他的私心,但他无法用爱的名义去束缚一只展翅飞翔的白鹤。

   “该拿你怎么办才好。。”鬼丸喃喃道。“什么?”鹤丸没听清,凑上前想听得清楚点,鬼丸却松开了紧搂着鹤丸的手,伸出右手狠狠弹了一下鹤丸的脑门。

   “我说。”鬼丸面无表情的盯着鹤丸:“不愧是蠢鸟,真的够蠢,在战场上还敢大意。”

   鹤丸难得的没有反驳他,他低下头沮丧地着掌心破碎的御守:“这下要被主上骂惨了。。”

   “等会再想这些,赶紧去洗澡换身衣服,脏死了。”

   “是是是。”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