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鬼丸鹤 时光回转(下)


“我没有想要杀掉北条贞时的意思。”鹤丸稳下心神,金色的双眸直直的对上鬼丸的视线,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波澜:“他现在是我的主人,作为刀的付丧神不能杀害自己的主人,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是么?”鬼丸冷笑一声,突然拔出自己的本体指向鹤丸。冰凉而尖锐的触感从脖颈处传来。一滴血珠顺着金链滑落,染红了雪白的帽檐。

   “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暗堕*呢。”鬼丸毫不掩饰的嘲讽与厌恶令鹤丸怔了怔,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竟是有些难过。

“我不会这么做。”鹤丸语气冷硬起来。顿了一下,却又笑了:“他还不值得我付出如此代价。”

  鹤丸笑得张狂,琥珀一般的金眸微微弯起,眼底的光芒灿如朝霞,恍惚给人一种睥睨众生的傲气。

  身为五条国永的杰作,怎么可能会做出会令他父亲蒙羞的事情呢。

  这回反而是鬼丸愣住了,鹤丸神情中的坚定与执着不像是装出来的。但是。。。鬼丸直直地盯着鹤丸的双眸,似是想透过他的眼睛读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鹤丸也不躲,毫不示弱地瞪回去。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却是鬼丸率先移开了视线,收手将刀收回刀鞘。
  “最好是如你所说。”

  看着鬼丸的身影再次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鹤丸才小小地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却发现黑雾已经消散殆尽,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糟糕。。跟丢了。鹤丸暗叫一声不好,他待在这的时间越长,被溯行军察觉到他不是这个时间的“鹤丸国永”的几率也越大,到时想要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就比较难了。

  鹤丸不死心地绕着北条贞时的寝室走了几圈,终于在一条走廊上发现了还未消散的黑雾。断断续续的黑雾通向走廊尽头的庭院。

  好险。鹤丸轻呼一口气,加快了脚步跑去。但他没有发现的是,身后一双红色的眼睛,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果然,今天的鹤丸国永十分的奇怪。鬼丸微微眯起眼眸,悄声无息地跟了上去。

  面前的黑雾越来越浓厚,昭示着鹤丸已经越来越接近了。鹤丸神色肃杀起来,右手搭在了刀柄上,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到了。鹤丸停下脚步,面前的灌木丛被一团黑雾包裹起来。鹤丸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真的好明显。。。你躲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啊。。

  吐槽归吐槽,鹤丸手上的动作可没有慢。右手极快的拔刀出鞘,锋利的刀尖直直地刺向灌木丛,却刺了个空。

  “速度很快嘛。”鹤丸用余光撇到身后侧的太刀溯行军,轻笑一声侧身挡住从背后袭来的刀锋。

  刀身相撞,一瞬的火光迸溅便极快的分开。三番几次下来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倒是双方的距离微微分开了些。太刀溯行军将刀身一转又再次向鹤丸刺去,鹤丸堪堪侧身闪过,同时眼尖地抓住了敌方的破绽,平举刀身向上用力一扫,太刀溯行军的左臂就整条地被带飞出去。

  结束了。鹤丸露出一抹狂气的笑容,在溯行军动作一顿的瞬间,银色的刀刃毫不犹豫地刺入了他的心脏。

  “呼——”鹤丸轻呼一口气,伸手随意地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血,蹲下身子将太刀溯行军的碎片捡起来用布包起来——这些东西不属于这里,他必须带走。

  那么。。。鹤丸转身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宅邸,那里曾是他的众多囚笼之一,现在看上去却有几分怀念的味道。

  回家吧。

  灵力注入泛黄的符纸,金色的符文跳动下来,形成一个扭曲的空间,鹤丸的手刚要触碰上去。身后却突兀地传来一个声音:

  “鹤丸国永?”

  鹤丸一个激灵回过头去,脑内连“卧槽”这个词都还没来得及浮现出来,手就已经因为惯性触碰到了“门”。

  短暂而又熟悉的眩晕感过后,鹤丸睁开眼,入目的是头顶木质的天花板。

  鹤丸轻哼一声,推开身上盖着的被子想要坐起身来,一直守在他身旁的人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伸手将他扶起来。

  “回来了?”鬼丸轻声问道。

  “嗯。。。”鹤丸还没清醒,迷糊的应了一声,等看清楚身旁的人却瞬间清醒了。

  感受到怀中之人受惊似地一颤,鬼丸了然而无奈地笑笑,为了应证般地吻上了鹤丸的唇。

  “是我。”

  轻轻地一碰就分开,鹤丸还没从前一秒还针锋相对后一秒浓情蜜意的画风突变中转变过来。一脸懵逼的样子像极了三日月喝下加了芥末的绿茶时的样子。

  “走吧蠢鸟。”鬼丸把鹤丸拉起来“向主上做任务报告。”

  听到“蠢鸟”这个词的鹤丸迅速的反应过来,一拳砸到鬼丸胸口上:“臭小鬼,知不知道什么是尊重长辈!”

  “。。知道了蠢鸟爷爷。”

  “。。。。。”

  鬼丸走在鹤丸的后面,望着面前洁白的背影,思绪越飘越远,脚步也不觉慢了下来。

  那天他站在廊柱背后看完了鹤丸整个战斗过程。不得不承认,第一次看到鹤丸挥刀浴血,干脆利落地解决掉那把散发着不详意味的刀的时候,真的就像一只遗世独立的仙鹤。颠覆了他认为的“鹤丸国永只是一个毫无使用价值的花瓶而已”这个认知。虽然鹤丸在触碰到那个奇怪的空间之后昏了过去,再醒来后一问三不知,但鬼丸坚信那时候他的所见所闻绝不是幻觉。终于,在今天他得到了真相。

  也许从鹤丸回转时光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会被这只白鹤一点点吸引去目光,最后产生想要将他拥入怀中一人独享的执念吧。

   亦或是,从他们在北条贞时家中相遇的那一刻起,刃生的孽缘就这么结下了。

  “傻笑什么呀?”鹤丸扭过头看这身后落下了一段距离的鬼丸,却发现鬼丸也看着他,眼底是难得流露出来的温柔笑意。不禁脸上有点烧,为了掩饰故意嫌弃地问道。
  “没什么,走吧。”鬼丸走到鹤丸旁边,揉了揉他柔软的银发。鹤丸嫌弃地瞪他一眼就偏过头去。但发红的耳朵出卖了他的内心。

  “突然发什么神经啊。。真是。。吓到我了。”

 
 



——————————————————                                       *暗堕:是指刀的付丧神如果杀害自己的持有者,灵体就会被污染变成妖魔一类。

第一次写文还是有很多不足的orz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ω•́ )✧ ‌但即使是渣文笔也想在番外开车 (:3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