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雷安】直男掰弯系统(2)

上一篇走这→ 直男掰弯系统(1)




  “嘭——”

  “嘶。。。安迷修!  !  !你他妈是想谋杀老子啊?  ?  !”

  预想中与地板亲密接触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反而像是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温暖胸膛。安迷修疑惑地回头看向把他圈在怀里的人,对方也正好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你是智障吗连梯子都不会爬?  ?  ?”

  雷狮下意识地接住了摔到他面前的安迷修,下场就是被冲击力直接拍飞到了床另一边的柜门上,力道之强让人感觉柜子上面的床铺都跟着抖了三抖。

  毫无防备地来了这么一下,雷狮自然是一肚子火气。但看着安迷修一脸呆滞甚至可以说是生无可恋的神情,骂人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出口时又变成了:

  “喂安迷修,撞傻啦?”

  “没。。。谢谢了。。”

  安迷修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然而他刚有想要挣脱的想法时,雷狮主动地松开了他。

  “傻逼你小心点啊。”雷狮突然伸出手,在他的脑袋上揉了一把。

  “。。。。。。”安迷修被这个跟雷狮难得的可以说是温柔的动作吓得怔在了原地,一时间都忘记了动作,就站在那里乖乖地被雷狮摸头。

  安迷修的第一反应:难道系统它钻雷狮脑子里了?

  系统: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雷狮嘴角露出的熟悉嘲讽笑容很快就打消了他的疑惑:

  “本来就傻了,再多撞这么几下就该残了。是吧傻逼安迷修。”

“滚!  !  !”

 
  。。。。。。

  脑袋中关于起来昨天晚上的尴尬回忆到此为止,安迷修无奈地撑住额头。那一瞬间他居然以为雷狮真的有这么温柔贴心。

  但是。。。

  【我怀疑你的匹配功能严重有问题。】

  已经接受脑子里多了个系统这个设定的安迷修对它的能力表示严重怀疑。

  “不可能会出错的!  !”系统铿锵有力地反驳:“安哥你要不要看看各项数据分析表,保证没问题!而且安哥你要不顺便看看雷总这异于常人的各项身体指标尤其是某个器官的长度。。。”

  【打住我不想听啊啊啊啊啊!  !  !】

  “这关乎到安哥你未来的性福生活啊,安哥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不要,滚。】

  “那个。。安哥?”

  金看着安迷修一会愤怒一会冷漠变化莫测的面部表情,犹豫了很久还是诺诺地开了口叫了他一声。

  “啊?”正在和系统脑内掐架的安迷修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他抬头,看清来者后才回过神:“哦是金呀,怎么啦?”

  “外面有位学姐找你。”

  是可爱的小姐姐!  !  !安迷修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就往门外跑。

  “请问有什么是在下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啊。。那个。。”学姐脸有些红,却十分认真地看着安迷修:“昨天下午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那些混混。。。”她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总之这是我自己烤的曲奇!  !当做谢礼!希望你能喜欢!  !”

  “哦好的,谢。。”安迷修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被学姐塞进怀里的精致的小盒子,然后看着学姐飞速奔跑的背影目瞪口呆。

  那天躲避混混追赶的速度好像也没有这么快吧!  !  !

  “小姐您为什么要跑啊。。。”安迷修看着手中的盒子嘟哝:“我还没好好谢谢您呢。。”

  不过。。。安迷修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容,自己的善举能得到回报,哪怕这根本不是他最初伸出援助之手的目的,但依旧令他感到十分的开心。

  “哟安迷修你可以啊。”肩膀突然被大力拍了一记,安迷修回过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成了一脸嫌弃:“干什么啊?”

  “啧啧,笑得一脸春样,怎么?那个女的跟你表白了?”雷狮唇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眼底却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安迷修看的出来,这是他生气的标志之一。

  这家伙生气什么。安迷修皱起眉,觉得自己跟不上雷狮的脑回路。

  “没有。”虽然觉得雷狮十分莫名其妙,但安迷修还是诚实地说出了真相:“昨天放学的时候看到有位学姐被隔壁学校的几个混混堵在巷子里不知道要对她干什么,我就上去帮学姐赶走了那些混混。”

  “然后今天那位学姐就送给我了这个。”安迷修指了指放在自己桌上的曲奇盒子,眼中带着柔和的笑意:“也不知道学姐怎么找到我的。”

  “哦~挺好的嘛安迷修,英雄救美啊。”

  “恶党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膈应谁呢。”

  “我哪里没有好好说话?我只是实话实说啊。”

  “你。。”

  安迷修张口还想说点什么,但系统突然炸开的声音让他直接怔在了原地。

  “卧槽安哥雷总他他他他的醋意值上升了20%啊啊啊!  !  !太厉害了居然一下就增加了这么多!  !干的漂亮啊啊啊!  !  !”

  【哈?】

  安迷修就愣了这么一小会儿,等他消化完系统说的话后,桌上那个小盒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雷狮!  !放下你手中的曲奇啊啊啊那是学姐给我的!  !”

  “不给,我饿了。”

  “恶党你!  !  !”

  雷狮把拿着盒子的手举到最高,嘴里叼着一块,含糊不清地说:“想要就过来拿啊。”

  这个混蛋。。。安迷修气的直咬牙,但因为7厘米的身高差还是不得不踮起脚贴着雷狮的身体去够。但每次快碰到到时候雷狮就会灵敏地把手的移开,还是没有办法拿到。

  “哇塞安哥你们贴的超级近啊这是个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安迷修预判到了雷狮的手移动的方向,他的手已经碰到了盒子的边缘,所以他还能游刃有余地向系统提问。

  “哎呀来不及跟你说了我直接帮你吧!  !  !”

  咦?

  安迷修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把已经要够着盒子的手缩了回来,然后搂上了雷狮的脖子,把他往下一拉,然后啃上了雷狮嘴边那半块暴露在空气中的曲奇。

  在曲奇浓重的奶香味在口中蔓延的时候安迷修就感觉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又回来了。他迅速松开了雷狮,感觉脸上的热度在疯狂地上升。

  他已经飞速地开始思考怎么说才能圆过去,但可惜暂停运转的大脑什么都想不出来,反而是愈加的混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系统你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  !】

  然而系统还没来的及回答,雷狮先开口了。

  “喂安迷修。”雷狮突然笑了起来,他走上前把盒子塞到了安迷修的手中,然后低下头在安迷修耳边说道:

  “这曲奇挺甜的。”

  “是吧?”




_tbc_


——————————

【小小声】其实那个系统是我——【被安哥打死】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