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晓兰

这里岚兰( ´ ▽ ` )ノ沉迷刀剑/家教/柚子/全职/凹凸不能自拔的一条咸鱼(*•ω•)坑多粮杂请慎关!!!高三失踪人口,不定期诈尸。特别好勾搭真的。。就是勾勾手就能跟你跑的那种qwq所以真的不来扩列吗【看我真诚的双眼】

【雷安】我们结婚吧


@雷安jiqing九十分

  #主题为【戒指】

  #现paro,ABO设定

  #剧情狗血,通篇套路

  #望各位食用愉快w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安迷修想。

  他的手指抚上脖子与锁骨之间的那片空荡荡的皮肤,熟悉的金属触感没有从指尖传递过来,这让他很不习惯。

  后知后觉的慌张感涌了上来,安迷修绞尽脑汁回忆着今天去过哪些地方做过什么事情。但是——

  记不清了。

  安迷修不甘地咬唇,懊恼的情绪淹没了他:

  明明之前链子就已经断过一次了,为什么不早点去换一条呢。

  但是现在再自责也没有用了。安迷修摇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已经找过一遍的吧台上再仔细的翻了一遍。

  “安哥?你在找什么吗?”身后传来金疑惑的声音。

  安迷修回头,金发的咖啡师正不解地看着他。

“嗯。” 安迷修连咖啡机后面的缝隙都找过了,还是一无所获。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我来帮你一起找吧?”金看着安迷修少见的快要哭出来的沮丧表情,担忧地问了一句。

  “没事。”安迷修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情绪与脸上的表情,对金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出去一下,你看会儿店。”

  “好的。”金看着安迷修推开咖啡馆的门走出去,风铃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送走步履匆匆的店长。

  是重要的东西吗?金的问题在安迷修的脑中再次响起。

  是的吧。安迷修垂下眼,自问自答时连欺瞒都是不必要的存在。

  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抚上锁骨那片皮肤,然后慢慢地收紧。

  他记得那是一个外表十分简单朴素的戒指,白金的环状金属上镶嵌着一颗紫色的宝石,内壁上刻着“LS”的名字缩写。

 
  LS,雷狮,他前夫的名字。

  安迷修是个omega,这一件事他的店员们都知道,但安迷修离过婚这件事,他们可是一点都不知情。

   唯一知情的只有银爵,安迷修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雷狮和安迷修从初中到大学都在同一所学校,但在初中开学第一天就结下梁子的两人并没有相处的十分愉快,各自看对方不爽的两人针锋相对地度过了初中。高中时雷狮分化成了alpha而安迷修却分化成了omega。当时周围的人都认为AO之间的差距会让他们之间的敌对关系有所缓和,然而安迷修并不是被大家普遍认为不如alpha的omega,他优秀的连一些alpha都自愧不如甘拜下风。雷狮也从不因为安迷修是个omega就会乖乖遵守alpha的绅士原则,反而变本加厉,继续和安迷修对着干。

这对凹凸中学无人不知的宿敌,却在刚读大学的第一天宣布他们在一起了。

  这爆炸性的消息把他们的初高中同学全部吓了一跳。纷纷怀疑地球是不是要毁灭了宇宙是不是要爆炸了。就连和他们一起同校六年的银爵也没能迅速地从这突变的剧情走向中反应过来:说好的宿敌相杀,怎么就变成校园言情了呢!?

  安迷修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雷狮的,就像那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雷狮的求婚的。

  大概是因为雷狮露出了难得温柔的一面,他知道安迷修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套路。所以他只是在他们毕业前最后一次在学校约会圣地的人工湖旁接吻时,拿出了他早就备好的戒指,在两人吻得呼吸不稳的时候套在了安迷修的无名指上。

 
  安迷修,和我结婚吧。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那双紫色的眼眸闪烁着温柔的光,安迷修还记得雷狮拉着他十指相扣时掌心的温暖触感,那份温暖太令他留念。于是他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但生活总不如童话中那般美好。

  雷狮出身于著名的雷氏家族,他父亲旗下的雷氏企业是世界排名前十的庞大企业。他的父亲拟定了雷狮作为他的接班人,前提是雷狮要与另一个名门望族的千金联姻。

  商业联姻,为得就是强强联手。这个道理雷狮懂,但习惯了自由的他并不想乖乖听从他父亲的安排。他因为这个与他的父亲大吵了一架后毅然决定与父亲决裂白手起家。

  安迷修自然是选择支持自家alpha的决定,尽管他内心一直隐隐的担忧。

  他们毕业后直接到民政局扯了证,两人都不喜欢婚礼那种复杂的形式,干脆就不办了,直接进入了老夫老妻的同居相处模式。

  两人在老城区那边租了一套房子,各自找到了一份勉强还可以糊口的工作,虽然条件艰苦,但日子还是这么慢慢的过下来了。

  但这种平庸安逸的生活并没有完全消除安迷修内心的担忧——而它也确实在慢慢变成现实。

  无论两人再怎么优秀,他们终究还是刚从名为“大学”的鱼缸中游入社会海洋的两尾稚嫩的鱼苗。生活的艰苦把那份年少轻狂的火苗狠狠地掐灭。热情与激情被一点点磨灭,疲惫与烦躁便接踵而至。两人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到后来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吵个半天,安迷修无数次看着雷狮摔门而去的背影,在最后一次的时候开口叫住了他。

  雷狮。安迷修的声音镇定无比:我们离婚吧。

  雷狮开门的动作一顿,接着他冷笑一声,回过头说了一句:

  好。

  他们结婚不到一年便离了婚,安迷修到医院做了解除标记的手术,身体恢复后果断地选择离开了那个城市,在另一个城市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甚至还在银爵的帮助下开了家咖啡馆。算是完成了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安迷修停下脚步,夜风绕过树梢发出温柔的沙沙声,提醒他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安迷修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用这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把那段长达一年的记忆给回忆了一遍。

  这是公园算是偏僻的一角,平时稀少有人会经过这边。安迷修早上曾来过这里。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在附近搜索着。

  找了半天,依旧没有找到。

  安迷修烦躁地扔掉手中的易拉罐拉环,他关掉了手电筒,坐到了一张长椅上。

  微风拂过脸颊,像是无声的安慰。湖水拍打着岸边,哗啦哗啦的水声却意外地让安迷修冷静下来了。

  就这样吧。安迷修闭眼,反正要那戒指也没有用了。

  因为那个送他戒指的人早就不在他的身边了。

  回去吧。安迷修默默地想着,起身准备离开。

  “那边的那个人,你是再找这个吗?”

  安迷修下意识地回头,昏黄的路灯下,那人手中的链子上的戒指熠熠地闪着光。

  但安迷修的注意力不在戒指上。

  他看着那个男人,或者说是他的前夫,他曾经的alpha。

  即使已经过去了五年,他还是能一眼认出他。

  而雷狮像是很满意安迷修的反应 一样,他提起嘴角微微笑了笑。然后走到了安迷修的面前。

  “安迷修。”雷狮叫了他一声:“好久不见。”

  “嗯。”

  即使安迷修一直刻意地忽视或者拒绝听到任何关于雷狮的消息,但他还是可以从不时出现在财经电视杂志上的雷狮以及现在面前这个人身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上看出他过的不错。

  这很好。安迷修想,但关他什么事。

  “好久不见。”安迷修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伸出手:“戒指还我。”

  然而雷狮没有立刻照做,他把戒指从断裂的链子上取下,放在手心里。

  “就这个?”雷狮笑道:“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你可以把链子也还给我。”

  “人不要了?”

  雷狮上前一步,把安迷修搂入怀中,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不要。”安迷修喉咙有点发涩,雷狮听出来了。

  “那为什么还一直带着戒指?”雷狮没有放开安迷修。熟悉的啤酒的信息素的味道环绕在安迷修的鼻尖。

  我他妈想带就带,你管我。

  安迷修这么想着,然后伸出手紧紧回抱住了雷狮。

  没办法,太喜欢了啊。

  五年的时光与标记的解除也没能将他们彻底的分开。他们的灵魂仍然渴求着对方,他们依旧属于彼此。

  “五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好。”雷狮开口,第一次主动地道了歉。

  “所以补偿呢?”

  雷狮拉过他的手,安迷修看清雷狮手上戴着的那个跟他同款的白金戒指,不同的是他戒指上嵌着的是一颗青蓝色的宝石。安迷修不用想都知道,戒指内壁刻着“amx”的名字缩写。

  “我们结婚吧。”

  雷狮把戒指套在了安迷修左手无名指上,郑重的语气告诉安迷修他是认真的。

  时光磨去了年少之人的轻狂,却留下了成熟与担当。

  安迷修笑了一声。

  “好。”

  他们之间错过的五年,之后将用余生来弥补。

 

——————————————
#别问我雷总是怎么找到安哥的,雷总自带寻安雷达∠( :3 」∠)_

#如果有后续,那么一定是辆车。我想开ABO的车很久了【噫你这个人】
 
#想看车的旁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ヾ(o・ω・)ノ
 

评论(4)

热度(123)